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條小狗是她昨天在寵物店看中的,最聽她的話,這一次她叫喚小狗過來,它還真乖乖聽話了。

  小狗站在面前,曹可沐這才清清楚楚看清小狗嘴里叼著什么。

  那是男性使用過的用品,另一頭還在滴答的往地上流。

  曹可沐一下子驚訝,劉玉鳳的房間怎么出現了這個東西。

  “哐當”,外頭的門關上了,劉玉鳳買菜回來了,她哼著小曲,將菜放在桌子上。

  此時,曹可沐捏著紙巾,走了出來,質問劉玉鳳:“你房間里找到的,你昨天又找野男人回來了?”

  劉玉鳳抬頭一看,這不是昨天和阿杰用的東西嘛,她明明記得丟垃圾桶里了,怎么在她手里?

  “說話啊!”曹可沐感覺被侵犯了,這是她的家,劉玉鳳帶男人回來,就沒經過她的同意。

  “你瞎說什么呢?我哪里帶野男人回來了?我這不是上次,和我小男朋友在外面酒店開房,他走的時候,我留下來做紀念嘛,你怎么找到的?”

  劉玉鳳一臉得意的扯過來,念叨著:“你拿著干嘛呢?還我。”

  “小狗叼出來的。”曹可沐覺得劉玉鳳真惡心,一把年紀了,還跟年輕人玩這么花。

  “這狗就是不好,亂叼東西。這個也沒什么好說的,是我的隱私,你看不慣,就把狗扔了,省得到處叼些沒關你事的東西出來。”

  劉玉鳳顯得有點不高興了,而后擇菜,道:“我來伺候你,你還來質疑我,我就是找男人,也有錢去外頭開房,何必要在你家里,真的把我當什么人了。”

  劉玉鳳對她還是挺關心的,曹可沐是知道的,她聽出來劉玉鳳生氣了,就說:“我就是誤會了,你生氣干嘛。”

  “沒生氣,你中午吃面嗎?我煮你愛吃的蝦籽面。”劉玉鳳緩和了語氣。

  兩人又重修舊好了。

  劉玉鳳生性風流,曹可沐是知道的,以前寄住在她家,她就知曉了這件事。

  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家里總來很多形形色色的男人,當然劉玉鳳給這些男人定了規矩,來找她可以,但是必須是她在的時候才能來家里,如果只有曹可沐單獨在家,誰要是敢來,她將他的事情公布于眾。

  自然,曹可沐從小就知道,劉玉鳳的職業特殊,同時,也受到來家里的男人的尊重,他們都知道,曹可沐是她疼愛的孩子,他們不能碰她,也不能對她有非分之想。

  曹可沐是在母親去世后的一段時間寄住在劉玉鳳的家里,也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后來學校能申請住宿,她就去學校住了。

  后來的事情,曹可沐也不知道了,她最多跟劉玉鳳通電話告知學校情況,其他事情她都沒再過問了。

  話說到這里,曹可沐是信任劉玉鳳的,不是她的母親,但是她對自己有幫助養育之情。

  拿起手機,曹可沐給阿杰發了信息,問他什么時候下班陪自己打游戲。

  阿杰說在上班,下班再說。

  曹可沐看著電話,吃完了早餐就回房間打游戲去了。

  夜晚,曹可沐在熟睡,劉玉鳳的房間門緊鎖著,屋內的床搖曳著,一縷微微的淡紫色燈光在屋里環繞。

  “啵……”

  從被窩里傳來的親嘴聲,阿杰探出頭來,身上裸露著,趴在劉玉鳳的身上,劉玉鳳臉都是紅潤的,微微瞇著雙眼,咧嘴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