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不行,她光著,是她光著,你現在屬于我了。”

  劉玉鳳說話態度強硬了一些,聲音也大了點。

  這么一點聲響,讓等待許久的曹可沐一下子聽到了動靜,她也疑惑,不就是簽收個快遞,阿杰怎么去了這么久沒回來?

  曹可沐從房間出來,外頭一片漆黑,她走到劉玉鳳的房間門口,屋里好像有動靜。

  “吱扭”一聲,門打開了,曹可沐一看,是劉玉鳳,她穿的黑色的蕾絲吊帶裙,真依靠在門口,擋住了屋里的視線。

  “阿杰不是去簽收快遞了嗎?人呢?”曹可沐問。

  “他說是工作的文件,要拿回公司,公司有領導在,就走了,我忘記跟你說一聲了。”劉玉鳳說著,準備轉身回屋里。

  曹可沐卻發現屋里的床上有個被子高聳著,這明顯就是藏了個人。

  “你屋里是誰?”曹可沐一驚,問。

  “噓……”劉玉鳳拉開了曹可沐,讓她到一旁去,而后把門帶上,“我跟隔壁的老王好上了,你別說出,他女朋友出遠門了。”

  “你又帶野男人回來!”曹可沐大叫一聲。

  “噓噓,小點聲,什么野男人,他說跟女朋友快過不下去了,我今天碰到他,他說喜歡我,就過來了,你別說出去。”劉玉鳳哀求著,“你也可憐可憐我,我都這把歲數了,怎么也有生理需求。再說,他也不是結婚了,就是談了女朋友想換人,我們試試也行啊。”

  劉玉鳳的話,曹可沐不想多聽,她就是管不了她,也不想管她。

  她的人就是這樣,風流,到處留情,她哪里有辦法?

  “你別讓人女朋友知道了,到時候,找上門來,今天這一次就算了,下次去酒店,別在家里。”曹可沐叮囑著,轉身就走。

  “誒,知道了。”

  劉玉鳳一笑,是一種得逞后的奸笑。

  門關上了,曹可沐是一點都沒有懷疑劉玉鳳,她給阿杰打電話,但是阿杰的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她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生氣的把手機丟在一旁,寂寞難耐的躺在床上,生著氣。

  曹可沐回房間了,劉玉鳳可不能再讓聲音傳到曹可沐的耳邊,于是,她把門窗都堵住了,還房了一點音樂,而后鉆進被窩里,等候已久的阿杰昏昏欲睡,被劉玉鳳一嘴的親吻驚醒。

  “輕點……”

  阿杰掀起被窩,一看劉玉鳳,她搖曳的身姿,妖艷的眼神勾引著自己,阿杰的臉潮紅,這劉玉鳳確實比曹可沐的技巧好,他舒舒服服的嚶了一句:“咝……”

  男歡女愛之際,劉玉鳳將避孕套都丟在了一旁,阿杰不解。

  “你不怕懷孕嗎?”

  “我都這個年紀了,還懷什么孕,再說了,你舒服,比什么都重要。不要它,你不是更快樂嗎?”劉玉鳳激吻著阿杰的雙唇,貼著阿杰隨著他的腹部起伏諂笑著,勾魂得很。

  阿杰揉著劉玉鳳的雙肩往下滑動,這么一比較,他對劉玉鳳的喜歡是比曹可沐要多了一些。

  愛情拯所的門打開了,陸詩瑤抬頭,阿杰的黑眼圈離奇的重。

  “早上好。”阿杰打招呼。

  “你一晚上沒睡呢?”陸詩瑤好奇的問,“黑眼圈好重。”

  “沒休息好,一晚上都在做夢。”阿杰一笑。

  “注意身體啊。”陸詩瑤叮囑著。

  阿杰坐回辦公椅子上,心里想著:我這身體好著呢,才不怕呢。

  他放下手頭的包,看著一旁的車鑰匙,咧嘴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