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鄭澤明他們很快就離開了。

  在離開之前,鄭澤揚把他那個鋪子拜托給了鄭玉茹。

  其實也不用鄭玉茹做什么,鄭澤揚之前就把煮鹵菜的方法教給了幫他看鋪子的張本峰,不過具體的調料配方卻沒給他。

  鄭澤揚每次都是自己調配好了調料,磨成粉后直接把調料包拿過去。

  張本峰拿了料包配上老鹵直接煮就可以了。

  鄭澤揚怕他離開的這幾天鋪子那里會有什么事情張本峰自己不好處理,所以就讓鄭玉茹有時間的時候過去看一看。

  對于這件事鄭玉茹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

  對于她來說這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兒,反正她接下來也是要在各個鋪子間來回跑,多一間鋪子也不算什么。

  對于鄭玉茹時不時都會來自己這邊,張本峰開心的不行。

  他自從幫著鄭澤揚看鋪子以后,看到鄭玉茹的次數就明顯減少,不像其他幾個兄弟時不時的還能看到她。

  每次鄭玉茹一過來,他就十分殷勤的又是端茶又是遞水又是拿凳子,把鄭玉茹給伺候的十分到位。

  鄭玉茹看他這殷勤樣都無奈了。

  她說過好幾次讓張本鋒不用這樣,可是張本鋒每次都答應的好好的,可下次依然如故。

  最后鄭玉茹也沒辦法了,只能隨他去。

  鄭玉茹最近幾次去鹵味店的時候總會碰到一個人,這人是他們班的同學,名叫許思霖。

  鄭玉茹第一次聽到這名字的時候就猜測許思霖的媽媽可能姓林。

  至于到底是不是,鄭玉茹也不知道。

  因為許思霖一直以來在班級里都有些沉默寡言,不愛說話,不愛交際,一直獨來獨往。

  而鄭玉茹呢,每天也忙忙叨叨的,根本就沒有時間和班級里的同學交流感情,所以和許思霖就更沒怎么說過話了。

  以前他們頂多就算個點頭之交。

  不過這兩次在鹵味店碰到許思霖的時候,他破天荒的還和她打了招呼。

  今天鄭玉茹前腳剛到鹵味店,許思霖后腳就來了。

  看到鄭玉茹的時候,他也沒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特別淡定的說道:“你來啦。”

  鄭玉茹……

  這話說的,好像她來了他家似的。

  不過她也知道許思霖一直以來都這樣,便也沒有在意他的話,而是笑著說道:

  “又來買鹵菜?天天吃不覺得膩嗎?”

  許思霖一本正經的搖頭。

  “不覺得。”

  說著他又看了一眼鄭玉茹,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

  鄭玉茹:“是有什么事情嗎?”

  許思霖點頭。

  鄭玉茹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那我們坐下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