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海圓歷1501年,七歲的小羅賓在海邊拖回了一個少年,她不知道的是,世界的進程被她改變了。

  睜開眼,陌生的天花板,這是諾亞第三次從陌生的環境中醒來。作為一位有著異世界靈魂的少年,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原身是普通的東海小島少年,一次大病去世之后,異世界的二刺螈靈魂在身體上復活,沿用前身的名字,諾亞就此正式來的這個世界。

  剛剛醒來,就聽原身的父母在討論海賊王羅杰在羅格鎮被處決,開啟了大海賊時代。這讓諾亞恍然后一陣興奮,這是海賊王世界,1500年啊。超自然的力量,波瀾壯闊的大海,各路豪杰,這是一個激揚與熱血的世界,然而還沒等和父母熟悉,村莊就被新出海的不知名海賊團襲擊。大人孩子全被殺死。

  因為諾亞和原身父母沒有多少感情,所以只有恐懼而沒有仇恨的眼神,被海賊頭子看中,就沒有殺他,反而帶到海賊船上,成為了后備海賊兼職雜活小工。

  在船上的諾亞一點都感受不到海賊的自由,只有血腥,恐懼,屈辱,和疲憊。每天任打任罵,擦甲板,拖纜繩,搬火藥,偶爾還要處理尸體。終于在一個臨時停靠的港口里,靠著藏起來的一把小匕首,捅死了看管的人,跑了出來。海賊團長固然怒火沖天,但是也不可能為了一個小孩就去搜查港口,畢竟雜魚海賊團的內心還是很有逼數的,能停海賊船的港口,也是不好惹的,只好恨恨離去。

  逃走的諾亞跑了沒幾天,就被一個四海捕奴船抓住,打上奴隸印記,被關進了船艙最下層。每天一點水半個黑面包的維持著,據說要先在四海找貨,然后統一拉到香波地群島拍賣。

  塞滿奴隸的船艙里,刺鼻的異味,低聲的啜泣,嘔吐聲,堪稱人間煉獄。諾亞雙目無神,這兩年的折磨快要擊垮他了,現代人骨子里的不甘也搖搖欲墜。

  直到有一天,捕奴船在西海碰上了海王類襲擊,船只支離破碎,諾亞也被甩飛進大海,隨海漂流,直到被羅賓撿到。

  醒來后,看到小小的羅賓,看到窗外刺目的陽光,聽到窗外的鳥叫聲,諾亞有些明白肖申克的救贖里的那一句

  youknowsomebirdsarenotmeanttobecaged,theirfeathersarejusttoobright.

  你知道,有些鳥兒是注定不會被關在牢籠里的,它們的每一片羽毛都閃耀著自由的光輝。

  “羅賓醬,你撿回來的這位小哥身體沒有問題了,只是長期營養不良,身體上一些外傷都處理好了哦”

  “謝謝撒奇曼夫人”

  8歲的羅賓扶著精神恍惚的諾亞走出了醫館的大門。

  簡單的互相介紹后,羅賓知道了這位小哥哥是個無家可歸的可憐人,自家的嬸嬸肯定不會讓自己帶他回家,那就送到全知之樹那里吧。

  看到全知之樹的一瞬間,哪怕意志消沉的諾亞都為之贊嘆。

  善良的三葉草博士,在了解完諾亞的身世之后,決定暫時收留諾亞,讓諾亞平時在全知之樹內整理散亂的書籍,平時也可以看看書。

  于是全知之樹內就多了一個沉默寡言的圖書館小管理員。

  諾亞發現看書可以讓自己內心平靜,于是就搬進了圖書館的一個小房間,平淡著過著每一天。奧哈拉的學者們對于這個少年也很滿意,很有奧哈拉學者的學習精神。

  有一天晚上,圖書館里還剩下三葉草博士和諾亞兩個人

  “博士,你知道奧哈拉會因為研究歷史正文而迎來屠魔令的毀滅嗎?”

  三葉草博士失手打翻書本

  諾亞知道明年海軍就要來奧哈拉發動屠魔令了,這個奇跡一樣的小島會毀于戰火。決定和三葉草博士說這件事,雖然博士很詫異諾亞如何知道的,但是對于真實的歷史,奧哈拉的學者是不會放棄的。

  至于轉移島民,也是來不及了,后來三葉草博士試過了,世界政府早就封禁了附近島鏈,小島居民已經出不去了。現在是最后的和平了。

  諾亞本身是沒打算逃走的,他太累了,這個海賊世界讓他無所適從,雖然暫時他是自由的,但他總覺得自己還是被關在一個籠子里,被鐐銬束縛著,求生的意志已經不多了。但他想讓羅賓逃走,可惜,普通人在這個世界什么也做不到。

  諾亞長得普普通通的樣子,還沉默寡言,在島上和他聊天最多的就是小羅賓了,小羅賓會經常問他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其實諾亞也不太了解,他來到這個世界大部分時間都在海賊船上或者捕奴船上,只好幻想一些前世的事情講給小羅賓聽,看到羅賓純真的笑臉,諾亞的內心在陣痛。

  海圓歷1502年到了,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諾亞一日比一日沉默,他發現哪怕看書都無法讓自己平靜。

  看著祥和的小島,善良的博士,單純的羅賓,諾亞覺得很難受,仿佛有一團火在燃燒自己千瘡百孔且腐朽的內心。

  有一天,小羅賓過來分享了一個秘密

  “諾亞,我在海邊又撿了一個人哦,是個巨人,他笑起來好奇怪啊,多來嘻嘻嘻。”

  羅賓的模仿讓諾亞眼神一下就收縮了

  “羅賓,帶我去看看你那個巨人朋友好不好”

  接著兩個人就來到了海邊

  果然是哈格瓦爾D.薩龍。

  “哦~~,是羅賓醬的朋友嗎?小哥你好啊,多來嘻嘻嘻。”

  哪怕如此緊急的時刻,諾亞還是一頭黑線,海賊世界的笑聲太魔性了。

  扭頭對羅賓說道

  “以后不準學這種笑聲了,女孩子學這個會變丑的。”

  “哦”

  既然薩龍來了,那羅賓的母親奧利維亞應該也回來了。

  “羅賓醬回港口去吧,有驚喜哦”

  連哄帶騙的把羅賓支開之后,有些話就可以談了。

  “我知道屠魔令來了,也知道你是誰,保護好羅賓,這是我做的護身符,它叫中國結,算了不重要了,麻煩之后也轉交給羅賓,拜托了。”

  在巨人中將沒有反應過來之前,諾亞就跑回全知之樹了。他要在在全知之樹中死去,離開這個讓他不喜歡的世界。雖然很自私,但作為普通人,他對于這個世界無能為力。

  藏在全知之樹中的諾亞,看著劇情一步一步的發展,他以為他會很自私,很冷漠,他和這個世界才認識三年,看到了太多黑暗,血腥。但是羅賓的眼淚,博士的血,仿佛點燃了什么。

  屠魔令發動,全知之樹被點燃,熊熊大火中,諾亞的眼睛中也倒映著烈火。憤怒是一顆火星,點燃了前世的思想,點燃了這個世界的經歷,點燃了諾亞!

  沖出全知之樹,沖向了海邊,他想質問這個世界,他想保護羅賓,他想點燃這個世界。

  海邊,薩龍已經倒下了,羅賓在海邊哭泣,面前站著的是海軍未來的大將青雉,屹立于大海頂點的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