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崔凝拿著一沓“尚算能看”的契書,滿心茫然,“這些……”

  “莫擔心,我會手把手教你,從明日起,你便來這邊跟著學管事。”

  她想起婆母亦頗為佩服,“你祖母當真厲害,二三十年前洛陽那些地可不值什么錢,現在是寸土寸金!”

  說到這里,她不由得意,“看看我給你準備的這些地契,看出什么沒有?”

  “里面也有洛陽宅子和地?”崔凝道。

  “是啊,那時候我剛嫁過來不久,偶然聽說你祖母在洛陽有不少產業,打聽之后就偷偷跟著買了一些,比現在便宜太多了!地有多少都不嫌多,你若是嫌手里宅子多,一轉手便能換不少錢。”凌氏不僅跟著買入,還買了不少。

  或許因為崔凝一向不拘小節,凌氏在與她聊天的時候不自覺便會說出一些從前絕不會宣之于口的話,她小聲道,“我進門時,當今已經登基多年。二圣臨朝之時經常居于洛陽,我猜想這天底下最尊貴之人,未必愿意頂著誰家婦人的名頭,伱祖母八成是看出什么遷都的苗頭,便豁出去跟著買了,幾乎花掉我嫁妝大半,后面好幾年都沒動靜,我就想自己是不是猜錯了,還猶豫過要不要出手。還好我忍住了!”

  直到七八年前洛陽開始修整宮殿,之后地價飆升,直到現在寸土寸金,她之前買下的產業直接翻了幾倍!雖然說,當初那些錢若是當做本金去做生意或許也能翻幾翻,但那多辛苦啊!躺著賺錢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這種高瞻遠矚決斷所獲得的成就感無可比擬。

  一進門便花掉大半嫁妝,對于一個新婦而言確實需要極大魄力。

  崔凝發現,觀察力、魄力、手腕、耐心,自家母親一樣不缺,只不過她自幼接受的淑女教育在不斷磨掉她本可以擁有的大局觀,導致她看問題角度有局限性。

  “母親真了不起!”崔凝由衷的贊嘆,也真心惋惜和心疼。

  凌氏作為世家新貴,這些年一派欣欣向榮之象,然而未來的家主凌策并不是一個有野心有手段的人,反倒是真正有潛力的人被當做聯姻工具教養。

  她到現在才明白,母親為何那樣操心姐姐婚后的日子,因為她嫁給父親也曾有過相似的心路歷程吧!

  崔凝緊緊抱住她,聲音很輕,但斬釘截鐵的道,“母親真的很了不起,和祖母一樣了不起。”

  凌氏愣住,不知道為什么,眼眶微微發酸。

  她無疑是一個好主母,過往被許多人肯定過、稱贊過,但唯獨這一次,竟因為這樣出格的話題得到肯定,心中某處被觸動。

  然而她不敢深想,很快按下了情緒,笑斥道,“好了。拍馬屁也逃不過學中饋!”

  “啊!”崔凝哀嚎,抱得更緊了,“我明年再學!”

  凌氏無情拆穿,“別以為我不知道,等你回了衙門又是遙遙無期,明年推后年,后年推大后年,我可不想丟人丟到親家跟前,明日說什么都得給我學。”

  于是第二天,崔凝便在家里上工了。

  凌氏為了讓她不耽誤養身體,甚至把一大早該處理的事情都往后挪了兩個時辰。

  操持家事對于崔凝而言還真不算特別難,但是比起監察司的事務居然更加繁多復雜,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特別考驗耐心。

  她發現中饋其實是一門大學問,能從中學到很多。被勾起興趣之后,甚至都不需要凌氏催促,自己便興致勃勃上手了。

  本來只安排一個時辰的學習,她愣是學了四個時辰,到了晚間還拿著下人名冊研究人際關系。

  那勁頭,凌氏看著都害怕,從一開始耳提面命,變成了苦口婆心勸她歇一歇。

  晚間,凌氏洗漱之后躺下,又猛然坐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