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崔凝著急追問,“您是不是氣他前日過門未入?”

  女兒還要女婿教,她作為母親是多么的失職,這么丟臉,凌氏還挺不想面對的,但見崔凝著急,她又想總不能一輩子躲著女婿走,“我生氣作甚!我有事要忙,等會若有空就見。你莫在這里礙事,先回去讓青心把頭重新梳一梳。”

  崔凝想到自己這兩年總是穿官服,很少有機會穿上漂亮裙子,上一次參加宜安公主的宴會還專門往幼態裝扮,便也想趁著看燈會的時候好好打扮一番。

  時下以豐腴為美,崔凝覺得自己太瘦,沒有必要非得仿照人家的打扮,否則多少有點東施效顰的意思。

  “今年新做了十幾件冬裝,您一件還沒上身過呢!”青祿抱怨道。

  青祿和映桃帶著幾個小丫頭把衣服撐開,讓她一件件過眼。

  崔凝在一堆衣服里指了一件最顯眼的,“就這個吧!”

  映桃飛快的掃了青心青祿一眼,旋即趕忙笑著道,“娘子,大過年穿這件會不會太素?”

  這是一件交領齊腰,下面黛色裙子,系帶上繡金絲團花,上身煙色素面交領,領口處黛色滾邊,繡金銀交錯團花,外罩仙鶴排云氅衣。這配色乍一看頗有幾分道袍的感覺,在一片濃綠艷紅里邊可不就是最顯眼。

  “大過年當然是開心最重要。”崔凝其實也覺得現在穿太素,卻故意拍板決定,“就是它了!”

  青祿想了想道,“這件也沾了紅呢,不算素!等會再裝點裝點肯定很喜慶!”

  映桃看了一圈才在氅衣背后看見幾只仙鶴頭頂的那點紅,立刻轉變話鋒,“細細一看還真挺喜慶!待會再經過兩位姐姐妙手裝點,定然沒問題!倒是我多慮了。”

  青心別有深意的看了映桃一眼,不禁掩嘴輕笑。

  幾人一開始并沒有覺得這件衣服多么好看,然而待換上了衣裙梳好頭,都不由看呆了。

  一直以來崔凝給人的印象是活潑可愛的,沒想到換了一身裝扮之后,整個人氣質居然變得截然相反。少女身形抽條,已然如初春新柳纖細窈窕,修眉云鬢,不笑的時候清冷恍若世外仙。

  這顯然不符合時下大眾審美,但絕不能說不美。

  “啊!”

  青祿掐得映桃痛呼,“你、你你松手!”

  青心也回過神來,從妝匣里取出兩支白玉簪給崔凝簪上,“這是去年魏大人送的生辰禮,配這一身剛剛合適!。”

  青祿打趣道,“我說魏大人怎么常常送玉,原來早就看出娘子是個玉人兒。”

  崔凝從銅鏡里看見自己,心道怪不得師父說她長大一定比二師兄還厲害,如今還只略見清冷,若是年長十歲,必是一副道法高深的模樣,再換上一身道袍更能唬人。

  不過就是不能笑,一笑便眼睛彎彎,直接破功了。

  青心從插瓶里選了幾枝今早折的紅梅給她簪進頭發里,“一會兒選個赤金鏤空香球,系香球的絲帶換成赤色,外頭多罩一件月白紗衣,中間再疊三件氅衣,一件鷃藍銀絲松鶴紋一件赤色一件緗色繡金,露個衣領,皮裘便選銀狐毛,既與娘子這一身合襯,又合適過年。”

  青祿和映桃聽著便將所需衣物取來提崔凝換上,如此搭配之下,雖仍是大面積素色,卻不會讓人覺得過于清冷不吉利。多層疊穿正好遮掩了崔凝單薄的身型,顯得越發雍容氣派,再加上外層薄紗如霧似雪,走動起來其下氅衣仙鶴排云上繡紋若隱若現,宛如真有仙鶴穿云而過一般。

  “娘子看看這樣可還行?”青心問道。

  崔凝贊道,“不能更好了!好看合時宜還暖和。”

  “娘子,夫人命嬤嬤送了幾個人過來。”外頭小丫頭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