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凌策苦笑,后知后覺反應過來小舅子哪里是關心他,這是專門來找茬呢!

  他與道衍互相見禮之后,又與其他人道,“那你們玩著,我先回去了。”

  魏潛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明天我一直在樂天居,你可有空?不如來找我喝一杯。”

  “一定。”凌策道。

  待他走后。

  崔況忍不住爆發,“他從前也是翩翩君子,磊落瀟灑,如今當真可氣!自出那事之后,我已經不止一次見他借酒消愁了!做錯事情的又不是我大姐,他有什么好不高興的?他還能可憐這個,歉疚那個,我大姐的委屈只能憋著,又不能……”

  又不能去養二房男妾!

  崔況好歹還記著這是大庭廣眾,吞下后半句,轉而道,“我并非容不下他難受,但這都多久了啊?!這個樣子落在凌家人眼里別提多心疼他了,時日越久,他們就會忘記這事原本就是他的錯,怕是要生出諸如‘誰家還沒有幾個妾室通房,至于折騰這么久嗎’的想法。”

  崔凈很重視孩子,懷孕后一直都很注重調整自己的情緒,她選擇不聽不看不想,情緒比剛開始已定很多了。

  都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對比之下,在有些人眼里反而就像她不夠深情,心腸冷硬,傷了凌策的心。

  凌策或許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么做會讓很多人站在他那邊,去逼崔凈服軟!

  “弄到最后指不準全成了我大姐的錯!”崔況噼里啪啦一通指責之后,又沖魏潛拱手,“他畢竟是姐夫,有些話我不好當面說,若是五哥方便,煩請多勸勸他。”

  崔凝沒想到凌策竟然這么能作,便也道,“大姐不是那種決絕之人,他這樣消沉,眼瞅著就不是要好好過日子的樣子,五哥可要勸勸他。”

  魏潛之前太忙了,一直也沒有時間找他好好聊聊,“我會的。”

  三人年少時意氣風發,都覺得未來可期,如今弄成這樣的結果,魏潛心里也難受的很。符遠那邊且不說,但是凌策這事終歸不是什么要命的問題。

  幾人乘興而來,敗興倒也不至于,但屢屢遇上一些亂七八糟的事,終歸受到一些影響,好在崔凝一向情緒來的快去的快,在她的帶動下,倒也還算盡興。

  直到子時看完一場盛大的焰火才回家。

  崔況拉著道衍先走了,崔凝與魏潛在后面牽著馬慢悠悠走回去。

  街市上的人半點不見少,他們便專門選僻靜的路遛彎。

  崔凝忽然道,“五哥,你若是想幫他便幫一把吧。”

  她沒有明說“他”是誰,但魏潛知道她指的不是凌策,而是符遠。

  魏潛道,“你不恨他?”

  “恨他什么呢?沒有大義滅親嗎。符危算計太滿,即便是死了,我也絲毫沒有泄恨之感,所以不免會遷怒。我怕是這輩子都不想面對符家人了,但他于你而言是不一樣的,你不必因為我有所顧慮。”

  魏潛默了默,“伱我終歸是一體的。”

  “我不會去幫符遠,但別人去幫他,我不會阻止亦不會生氣,又怎么會獨獨要求你不許去呢?”崔凝笑了笑,“五哥,我知道你不想讓我難受,我也不想讓你難受。”

  魏潛停下腳步,看向她。

  皓月銀輝落在瑩白的面上,此時她不似平時笑起來那般熱情明朗,但也并不清冷,眼尾微彎,眸中盛著一汪漣漪輕漾的湖水般,竟是她從未展露過的,幾乎可以稱之為“溫柔”的模樣。

  魏潛心跳突然加速,片刻才發出聲音,“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