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有一瞬間想抱抱她,但最終在她伸出手時只是輕輕握住,手牽手在深巷悠然前行。

  直到現在,他們才真正開始認真摸索如何相處。

  炙熱濃烈的感情令人向往,但細水長流也未嘗不好,這一刻兩人默契的選擇了最舒適的相處方式。

  魏潛送崔凝回家之后,便歇在樂天居里。

  開酒樓本是符遠起的頭,凌策積極響應,魏潛于生意上沒有興趣,不過是硬被拉過來湊個熱鬧。彼時符遠曾立志要做全長安最“黑”的店,他果然做到了,二樓雅間連王孫貴胄都消費不起幾回,剛開始魏潛頗覺良心不安,符遠卻振振有詞“不坑窮人的買賣,都算得上有良心”。

  魏潛不認同,但后來見二樓幾乎沒有什么人,方才不再管此事。

  結果現在凌策退出,符遠放棄,他見崔凝似乎很喜歡樂天居才出錢買下。

  其實符遠和凌策過了剛開始那股熱乎勁,后面開始掙前途,便極少過來,倒是魏潛因為經常通宵辦案懶得半夜回家還要大門二門的敲,常常留宿。

  那個時候他住在這里很安心,也很有歸屬感,符遠和凌策退出的時候,他也不過是稍稍失落一會,然而現在站在這個獨他一人的樂天居里,忽然覺得竟是這么空。

  他想著,不如明日便把酒樓過到崔凝名下吧。

  魏潛做事一向雷厲風行,翌日一大早,便跑去將事情辦妥了。

  坐在未婚妻的酒樓里,魏潛頓覺心中舒坦,遠離惆悵焦慮。于是凌策過來的時候便見他在慢悠悠地煮茶。

  兩人面對面坐著,一時皆不知道如何開口。

  魏潛想問他明顯就不如意的婚后生活,而凌策想打聽符遠。

  喝到第二杯茶的時候,凌策先忍不住,“長庚那邊沒法救了嗎?你若是有法子……”

  “我不會救他。”魏潛直截了當的拒絕。

  凌策急道,“我知道他祖父是害阿……二妹的兇手,你擔心她心里不舒服……可長庚與我們多年交情,他待你那么好,如今落得這個下場,你就一點不難受?況且二妹生性疏闊,也知曉咱們之間交情匪淺,她不會怪你的。”

  魏潛總算找到話題切入點了,“你就是這么跟大姐鬧僵的吧。”

  凌策愣住,“我說長庚之事,如何又扯到阿凈身上?”

  “因為覺得對方性子好,所以你我便可以得寸進尺?不需要考慮她的感受?”魏潛放下茶盞,盯著他的眼睛認真問道,“你會因為長庚好說話,便不顧他的感受行事嗎?”

  答案是不會。

  那為何又會忽視崔凝的感受?是因為遠近親疏?凌策愣愣想。

  魏潛并不想用審犯人的態度對待凌策,隨即解釋道,“年前我夜半護送宜安公主之女出城,被一群殺手圍殺,困于城郊山上,阿凝帶人來尋我,險些中了埋伏,射向她的箭矢上皆涂了能讓人頃刻斃命的劇毒。這些埋伏的殺手是符危和符長庚的人,而他本人也在場。他選擇維護祖父,是人之常情,但他想殺我未婚妻,我們的交情就到此為止了,不管他與什么苦衷和謀算,我都不可能違背原則幫他逃避罪責。”

  他見凌策面露遲疑,蹙起眉,“你下一句該不會想說‘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若凌策真這么想,他不會再白費口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