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電話被掛斷。

  周行卻露出一抹笑容。

  看起來.......

  方瑤菁這事情,算是過去了。

  他們都已經這般了,總不可能周定山和方如舟還在鼓搗著要撮合他們吧?

  哪怕是自己答應。

  方瑤菁估摸著也不會答應。

  ..............

  京都。

  周定山與方如舟坐在一起。

  不消片刻。

  二人一同點燃了香煙,瞬間變得云霧繚繞。

  面容都有些模糊。

  “老方,看來我們是沒有這個緣分結成親家了。”

  周定山擰著眉頭,一臉苦笑道:“我那孫子.......不提也罷。”

  “此時談這事情,為時尚早。”

  方如舟卻不在意地擺了擺手,周行和方瑤菁通話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情......是我那孫女的問題,我也是和她一提,沒想到她居然主動給周行打去電話。”

  “所以才產生了這樣子的誤會。”

  “大家都是年輕人,難免性子會傲一些,又互相不認識,心底對我們這安排婚事,頗為排斥,抵觸反感是很正常的事情。”

  方如舟吐出一口煙霧,笑了笑,“年輕人嘛......氣性大,去得也快,很快就要拋之腦后了。”

  “面都沒有見過,就妄下定論,哪里合適。”

  “以后多得是機會,讓他們見面,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方如舟叼著煙,沖著周定山擠了擠眉,“以后的事情,誰又能夠說得準.......說不定他們兩個在電話里頭,像是火藥一樣一點就炸,到了面對面,又格外談得來呢?”

  “這怕是有些難。”

  周定山皺著眉頭抽著煙,沉吟了片刻道:“我那孫子,從小不在我身邊長大,生性放蕩慣了,想要一時半會改回來,比登天還難。”

  “你那孫女也是一樣,眼里揉不得沙子。”

  “二者碰在一起,別打起來我就謝天謝地了。”

  周定山思慮了片刻后說道:“老方,要我說,還不如就這么算了,反正他們年輕人也不喜歡我們老一輩這么安排,他們有著自己的想法。”

  “與其強行撮合,搞出不少幺蛾子,還影響到我們兩家的關系臉面,那就得不償失了。”

  周定山砸吧了一下嘴,心中雖然有些可惜,但也沒有辦法。

  孫子態度已經很堅決了。

  又有著林家的前車之鑒在。

  周行雖然臉皮厚,氣得他不行.......但話卻說到理上面了。

  這門婚事,又不是非要不可。

  有自然最好......錦上添花。

  沒有的話,對于他們周家也沒有任何的影響。

  自身強大才是真的強大。

  并不需要著這樣子去維系著周家的地位。

  方如舟掐滅了手里的煙,拿起桌子上的茶壺喝了一口,沉默了良久,然后抬起頭看向周定山,“你這么說.......倒也是這么個理兒。”

  “不過我們之前就約定好了,只不過是嘗試一下,我們心里都有數,哪怕是失敗了,也不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關系,這你就有些杞人憂天了。”

  方如舟笑意吟吟道:“這還沒有開始呢,老周你就開始打退堂鼓了,這可不像是你的風格。”

  “機會嘛.......都是創造出來的。”

  “著急什么,他們年紀都還小,有的是時間。”

  方如舟放下茶壺,“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后面還是再看看吧,不急著下決定,沒準就日久生情了呢?”

  “歡喜冤家,不也多得很,前面吵得不行,后面又愛得死去活來的。”

  “再看一段時間,要是真的沒辦法,只能夠說他們沒有緣分,那就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