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現在就要修煉十神荒古體?”

  房間里,若木麟忍不住看了劉瀚夢一眼:“你確定?”

  “嗯,我確定。”

  劉瀚夢點了點頭。

  他已經做好突破升境的準備了,而根據秋雨蝶所說,突破升境的時候會有一次天階。以他對自己的認知,這雷劫只會比精神力突破時的雷劫更為恐怖。

  所以現在他繼續提升自己的肉身強度,來渡過這次雷劫。

  所以,現在吸收麒麟精血,是再適合不過了。

  “行吧行吧,我是攔不住你……和焚天一樣犟。”

  若木麟也是無奈的嘆了口氣,而后手指在自己額前一劃,一滴精血便滴落出來,被若木麟用玄力操縱著落入劉瀚夢手心里。

  劉瀚夢一愣,隨即道:“不是,木麟姐,我的意思是麒麟血,不是你的血啦……”

  “對啊,我就是麒麟啊。”

  若木麟一攤手。

  劉瀚夢(=_=):“你是麒麟?那那時候的那只麒麟是……”

  “哦,那是我的幻身啦。”

  若木麟無奈道:“一個人在破島上待了這么久,悶都能悶死,所以我就創造了一個幻身,沒事就和它談談天什么的。”

  “哦……”

  劉瀚夢點了點頭,他一開始還以為若木麟是那麒麟的主人呢。

  “小子,快去吸收吧,護法的事就交給本王了。”

  小邪笑瞇瞇的催促道。

  劉瀚夢斜了它一眼,而后將黑棒交給若木麟:“木麟姐,這玩意就交給你了,小邪要是有什么想法的話,不用管,使勁敲就好。”

  “交給姐就好,你就安心吸收吧。”

  若木麟微笑道。

  劉瀚夢這才放心的走進浴室,將麒麟精血放入浴缸里,脫光衣服,給自己打了一針麻醉劑后,便跳進了浴缸里。

  (;′??д??`):“嗷嗷嗷……什么垃圾麻醉劑,日內瓦,退錢!”

  殺豬般的慘叫響徹整間浴室……

  “小子莫怕,本王來救你!”

  浴室外,聽到聲音的小邪眼前一亮,抱起手機就要沖進浴室。

  “啪!”

  就在這時,一只大長腿突然跨了過來,抵在了門框上。

  若木麟雙手抱胸,瞇著眼看向小邪,似笑非笑的道:“你這是打算干什么去啊?”

  小邪一瞪眼:“本王干什么關你屁事?趕緊讓開,別逼本王動粗嗷!”

  “呵呵。”

  若木麟斜眼看著小邪,發出冷笑。

  “誒臥槽,真當本王不敢動手是吧?”

  小邪兩眼一瞪:“本王已經好久沒有打女人了,你不要逼本王破戒嗷!”

  “就憑你?”

  若木麟似笑非笑的看向小邪。

  小邪氣勢不禁一弱。

  難不成這女的知道自己修為大不如前了?

  不應該啊,這事可沒幾個人知道,更何況這女的還是剛來不久?

  于是小邪便認為若木麟是在狐假虎威,頓時昂著腦袋冷笑道:“本王給你十秒鐘,不然,休怪本王不留情面!”

  “那我到要看看,你是個什么不留情面法。”

  若木麟歪著腦袋微笑道。

  小邪(????-?):“……”

  你這丫頭是真油鹽不進啊。

  它當然只是嘴上說說,真要打的話,以它現在這修為,多半會被這丫頭吊起來打。

  “算了算了,給你個面子,那小子要是出事了,可別怪本王。”

  小邪搖著腦袋,一臉悻悻的走了。

  “哼。”

  若木麟冷哼一聲,不動聲色的收起黑棒,隨即美眸擔憂的看向浴室內。

  十神荒古體,越到后面越難修煉,雖然不知道前面幾次劉瀚夢是怎么成功的,但若木麟知道,一旦出事,別說她了,就算把焚天大帝招魂招上來都沒用!

  希望沒事吧……

  若木麟能做的,也只有默默的祈禱了。

  ……

  “士兵,士兵!醒醒醒醒。”

  迷迷糊糊間,劉瀚夢感覺到旁邊有人在晃他,睜眼一看,卻發現一名身穿鎧甲的男子正低頭冷冷的看著他。

  見劉瀚夢醒來,男子厲聲呵斥道:“行軍將士,值崗之時竟然能睡著,這成何體統?罰你一個月俸祿,再有下次,定嚴懲不貸!”

  劉瀚夢一臉懵逼:“???”

  不是,你勾八誰啊?

  勞資睡不睡的關你基霸事啊?

  還有,這里是哪?

  劉瀚夢打量起四周,發現自己同樣身披一身盔甲,懷里抱著一柄長戟。而四周則是一片營帳,再加上眼前這個勾巴對自己的稱呼,劉瀚夢立馬便反應過來。

  自己已經進入麒麟精血的考驗里了,而自己目前的身份,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一個小將士,看門當炮灰的那種。

  話說自己的修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