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瑪德,咋飛這么快?你們是狗吧?”

  哪怕劉瀚夢全力飛行,都看不到若木麟她們的背影,被迫無奈之下,劉瀚夢只好捏動瞬移符追趕。

  花了差不多近十張瞬移符后,劉瀚夢可算是看到了若木麟和小邪。

  “小丫頭,本王警告你,再追休怪本王不客氣!”

  小邪不耐煩的聲音響起。

  若木麟咬著銀牙道:“那又如何?”

  她現在就是在拖,能拖多久是多久。來之前她已經安排過了,相信不久后就會有支援到。

  到時候這邪獸還不是……

  若木麟想到一半,突然察覺到了什么一般,一扭頭,就看到劉瀚夢那氣喘吁吁的模樣。

  “可……可算是追到了……”

  劉瀚夢罵罵咧咧的嘀咕道。

  若木麟頓時柳眉一皺:“你怎么跟來了?我不是讓你先回去的嗎?”

  劉瀚夢撓撓頭,訕笑道:“那個,我這不是擔心統帥您嘛。沒事,您盡管上,我來幫你掠陣。”

  若木麟嘴角一抽。

  什么叫我盡管上,你來幫我掠陣?

  給邪獸買一送一是吧?

  小邪也似笑非笑的看了劉瀚夢一眼,咧嘴道:“真是可笑的發言,本王是該夸你有膽識呢,還是該笑你愚蠢呢?”

  劉瀚夢:“呵呵。”

  笑,接著笑!

  你丫現在笑得有多爽,回頭出去后就讓你哭的有多大聲!

  “唰!”

  說時遲那時快,趁著小邪嘲笑的功夫,若木麟身形一閃,雙劍并為一刀,直挺挺的朝小邪砍去!

  小邪卻只是淡淡一瞥,身形一閃,躲過這一刀后,又是一爪拍出!

  “呯!”

  若木麟連忙提刀攔住,卻被恐怖的力氣從天上直接拍到地下

  “切,就這?”

  小邪不屑的撇撇嘴。

  劉瀚夢(°??°-):“???”

  臥槽?

  這逼玩意這時候這么牛逼的嗎?

  小邪也把目光看向劉瀚夢,似笑非笑的道“嗯,現在該輪到你……額,人呢?”

  不等小邪放完話,劉瀚夢二話不說,直接捏動瞬移符逃之夭夭了。

  小邪見狀,也是不屑撇了撇嘴,轉身離開了。

  “瑪德,小逼崽子,你給我等著!出去后,毛發給你薅一地!”

  劉瀚夢躲在森林里,看著小邪離開的背影,罵罵咧咧的道。在他的身后,是已經昏迷了的若木麟。

  小邪那一掌雖然不重,但似乎還施加了些許內力,將若木麟震暈了過去。

  “這丫頭也是的,原以為是個王者,結果居然是個青銅?瑪德,得虧小邪沒動殺意,不然五個咱也不夠它一個人殺的啊。”

  劉瀚夢忍不住吐槽道,隨即便被不遠處傳來的聲響吸引了。

  “莎啦啦……”

  “快,在那邊!”

  “絕對不能放過邪族!”

  “統帥,我們來了!”

  ……

  “支援的倒挺快。”

  劉瀚夢咂了咂舌,沉吟片刻后,將定制血包滋了一點在身上,又在嘴角抹了一點。

  而后就地一躺!

  嘶,不對勁,不舒服。

  于是劉瀚夢又悄咪咪的挪到了若木麟身旁,將腦袋枕在了她的雙腿上。

  嗯,舒服多了!

  而后劉瀚夢兩眼一閉,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肩不,一只手癱在地上,頭一歪,兩腿一蹬!

  就是怎么熟練!

  不多時,劉瀚夢便聽到遠處傳來的密密麻麻的腳步聲,以及各種嘈雜聲。

  “快看!是統帥!還有……額,那誰啊?”

  “不認識,好像傷的還挺重的,快!待會營地給他治療!”

  “這該死的邪族……統帥可一定不能有事啊……”

  “誒,這人怎么還躺在統帥的大腿上啊?”

  “估計是暈倒的時候不小心躺到的吧。”

  “真該死啊,我也想躺……”

  “那你去被人砍一頓試試?”

  “算了算了……”

  議論紛紛間,劉瀚夢察覺到自己正在被人背起,然后朝遠處飛去。

  雖然很想睜開眼看看情況,但出于演員的自我素養,劉瀚夢還是強忍著不去看。

  于是他就睡著了。

  等劉瀚夢睡醒的時候,人已經躺在營帳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