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想和我一對一?”

  見到劉瀚夢朝自己沖來,修白不禁一愣。

  以往別人見了她,逃跑還來不及,這咋還有傻子硬往這邊靠的?

  劉瀚夢咧嘴一笑,眼里跳動著興奮的神色。

  “桀桀桀……這次我看你往哪逃?怒火,焚身!”

  “轟!”

  捏動疾行符,劉瀚夢渾身瞬間燃起熊熊烈火。

  沒來由的,見到這一幕,修白居然感覺自己的雙腿有點發軟!

  不過修白也沒在意,瞇著眼問道:“我不斬無名之輩,你先報上名來。”

  “呵,你說這個,我可就要好好和你嘮嘮了嗷。”

  劉瀚夢扛起槍桿,淡淡一笑:“你想聽個故事嗎?”

  修白:“?”

  清了清嗓子,劉瀚夢一臉追憶般的道:“我生于一片大雪之中,自小便只為活下去而戰斗。人,有七情六欲,當十三種情緒都加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明白了我的槍意。”

  修白:“??”

  劉瀚夢:“宿命中注定的白龍,是我小時候夢中的聲音,為尋白龍,我涉及黑山白水,歷經百劫千難,為的就是在每一次的人生中找到它。”

  修白:“???”

  打架呢,說什么故事啊?戰場上,也有不少人把注意力投了過來,包括若木麟也是。

  對于這個神秘的劉瀚夢,若木麟可是好奇的很。難得劉瀚夢主動講起自己的故事,她肯定是要聽一聽的。

  不過這故事……似乎有點悲愴啊,不過悲愴中卻有帶著一抹不屈,這可是個難得可貴的品格。

  不愧是我選中的人!

  若木麟如是想道。

  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目光,劉瀚夢繼續道:“我苦度春秋輪回,在我三歲那年,我就開始練槍,槍一上手,就人槍合一,愛不釋手。”

  劉瀚夢不動聲色的扯了一下褲衩子。

  “九歲,我悟出奪命十三槍,于九天之上,斬殺……”

  “奪命十三槍,始于浩蕩天恩,逐百鬼夜行,天下無雙。風無聲,心如止水,光無影,疾劍無痕!海納百川……”

  ……

  凄蒼的聲音,搭配劉瀚夢那獨特的音色,一時間竟讓人有些入迷!哪怕正在戰斗的眾人,都忍不住側耳傾聽。

  “嘶嘶……”

  “別吵吵,聽完的聽完的。”

  “嘶嘶……”

  “別吵啊,聽不見了。”

  “嘶嘶嘶……”

  “我叫你媽的別吵你耳聾嗎操!”

  “嘶嘶嘶嘶!”

  ……

  甚至若木麟、修白等人,都被這故事吸引住了。

  好一個勵志的故事!

  頓了頓,劉瀚夢接著以充滿磁性的聲音道:“我去問佛,問,跟韓信是否有緣,都說,你跟韓信無緣,我說,求緣,佛說,那你便要等上千年。在這一千年里,你可見韓信,韓信卻不知有你,你,可愿等啊?我答……”

  “國服韓信,請~戰!”

  伴隨著一聲撕心裂肺般的嘶吼,劉瀚夢身形一閃,提槍便殺向修白。

  “找死!”

  修白反應過來,眼里殺意一閃,同樣迎了上去。

  而然就在兩人即將碰面的一瞬間,劉瀚夢突然就是一個滑鏟!

  “地膛霸腳!”

  修白人都傻了,打這么多年架,見過大招起手的,見過平a起手的,就是沒有見過滑鏟起手的啊!

  真就光明正大的送人頭唄?

  不過也正因如此,劉瀚夢這一記地膛霸腳,愣是鏟了修白一個措手不及,直接就被鏟飛了起來。

  “唰!”

  緊接著,劉瀚夢槍鋒點地,借勢起身,隨即提槍對著修白的腰部就是一挑!

  “第一槍,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窮無極,相思!”

  “啪!”

  快要落地的修白便被挑飛上天。

  修白極力掙扎,卻驚駭的發現,自己居然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

  而劉瀚夢,則是身形向側一閃,迅速落地,而后再次躍起,槍尖一挑,修白再次升天。

  “第二槍,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斷腸!”

  “啪!”

  “眼見為虛,心聽則實,第三槍,盲龍!”

  “啪!”

  “乾坤一簌天下游,月如鉤,別難求,第四槍,風流!”

  “啪!”

  “書香百味有多少,天下和人配白衣,第五槍,無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