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呼……”

  修白長吁口氣,惱怒的目光死死的瞪著劉瀚夢,恨不得將其拔骨抽筋!

  而然,面對修白那殺人般的眼神,劉瀚夢非但不怕,反倒挑釁般的朝她勾了勾手指。

  笑話,多少年后你看到我還腿肚子發軟,現在的你我還能怕了不成?

  也就是黑棒不在身上,不然好歹讓你提前體驗一把欲仙欲死的感覺!

  “螻蟻,去死!”

  修白也不慣著他,調動邪力便逼向劉瀚夢。同時也留了個心眼,以防劉瀚夢再使出什么陰招。

  不過劉瀚夢倒也沒想再耍小把戲了,奪命十四槍充其量就是隨便玩玩,沒想到居然還真給他顛成了。

  面對修白的全力攻勢,劉瀚夢自然也要全力以赴,不然還真不一定能打的過。

  “披堅執銳,所向披靡!”

  劉瀚夢掌心一握,使出十神荒古體,迎著修白的手掌便沖了過去。

  “轟!”

  兩人對了一掌后,紛紛后退數步。

  “呵,就這啊?我當有多強呢。”

  劉瀚夢右手負在身后,一臉不屑的道。

  當然,要是他手能不抖得跟帕金森樣的話,或許能更有逼格一點。

  修白則瞇了瞇雙眼,她沒想到劉瀚夢居然也能爆發出和自己持平的力量。

  果然人不可貌相,雖然人是長的猥瑣了點,但實力還是不容小覷。

  對視片刻后,兩人再次打作一團。

  這一架足足打了快半個小時,劉瀚夢使用一記重拳,將修白轟飛后,迅速拉開身位,扶著樹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操,這騷娘們咋這么能打?馬上天神變的時間就要到了,到時候可就真麻煩了。

  瑪德,也就是黑棒不在自己手里,不然哪需要這么麻煩?

  “還想堅持嗎?乖乖認輸吧,說不定我還能留你一個全尸哦。”

  修白看出劉瀚夢的體力不支,不禁冷笑道。

  雖然她現在胸部也有些起伏,但和劉瀚夢相比,還是要好上些許。

  另一邊的戰場,若木麟和邪一已經交戰數百回合不分勝負。

  而然,除了若木麟外,其他戰場上的戰況卻是異常慘烈,甚至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因為不斷有邪族撲上來打車輪戰,再驍勇的隊伍,都多多少少會露出疲態。

  因此,人族的戰線正在被迅速蠶食,很快就退到了戰地邊緣處。

  “瑪德,累死爹了……”

  劉瀚夢喘息著解除了十神荒古體。

  修白見狀,頓時笑道:“怎么,這就打算放棄了?”

  “放你麻痹。”

  劉瀚夢比了個中指,而后咧嘴笑道:“不知你可曾聽聞一句話?”

  “什么?”

  修白一愣。

  劉瀚夢響指一打:“藝術,就是派大星!”

  “轟轟轟!!!”

  話音落下,邪族大軍的隊伍里頓時爆發出一陣躁動,緊接著在邪一和修白難以置信的目光下,一道道耀眼的火光伴隨著劇烈的爆炸聲竄天而起,無數邪族被炸上了天空,更有的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便堙沒在了爆炸里。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邪一繃不住,怒聲喊道。

  他原以為這是場十拿九穩的戰斗,可不曾想突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若木麟顯然也是有點懵圈,這又是什么情況?哪來的爆炸?

  不過當她看到劉瀚夢臉上那副早有所料的賤笑時,便立馬恍然大悟。

  這小家伙,還真是能創造驚喜啊。

  “嘿嘿,怎么樣,這藝術還可以吧?”

  劉瀚夢撐著身體,樂呵呵的道。

  為了這一刻,他可是一直在拖延時間,直到確保邪族后排全部踏入“爆炸區”時,才引爆的。

  不過同時引爆這么多炎爆符,立馬變讓劉瀚夢那本就不支的體力更加雪上加霜,要不是倚靠著大樹,他只怕是早就癱倒在地了。

  修白則是心中一顫,看著劉瀚夢的目光里,竟然透露出了一絲忌憚。

  瘋子,這家伙絕對是個瘋子!

  此子不除,后患無窮!

  一念至此,修白當即化作一道虛影,閃身沖向劉瀚夢。

  就在劉瀚夢咬牙準備捏動瞬移符溜走之時,數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劉瀚夢面前,將修白擋了下來。

  “又是什么人?”

  修白后退數步,一臉警惕的看向突然出現的幾人。

  為首的王騰勾了勾手,冷哼道:“國服嬴政,參上。”

  “國服墨子,在此。”

  “國服黃忠,來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