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時,遠處的山崖上,劉瀚夢等一眾“國服選手”正站在邊上,低頭看著遠處撤退的諸多邪族。

  “嘿嘿,還得是劉將領啊,這一招誘敵深入,確實高!”

  “就是,這次回去,我看還有誰敢說劉將領沒有實力的?看我不大嘴巴子抽死他!”

  “不說了,劉將領牛逼!”

  ……

  此時王騰等人已經對劉瀚夢徹底拜服了,先不說那恐怖的戰場謀劃能力,光是和修白對戰時所爆發出來的戰斗力,都讓他們一陣咂舌。

  劉瀚夢聽得也是一陣受用,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隨即王騰問道:“話說將領,我們這都打贏了,還過來干什么?不回去嗎?”

  劉瀚夢卻是翻了個白眼:“你管著叫贏?要不是那波炎爆符把他們炸懵逼了,他們能就這么走?等會去他們緩過神來,接下來的攻勢肯定比現在還要恐怖。”

  “啊這……”

  王騰等人面面相覷一眼,聽劉瀚夢這么一說,好像確實是怎么回事。

  包吃包住選手撓了撓頭,問道:“那現在該怎么辦?”

  劉瀚夢雙手抱胸,傲然一笑:“既然本將領把你們喊過來,那就肯定是有辦法的啦。這些子隱逸符你們拿著,咱跟上去看看先。”

  “哦哦!”

  對于劉瀚夢不知從哪摸出的高階符箓,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了,老老實實的接過隱逸符,而后跟著劉瀚夢跟上了邪族大軍。

  “嘖嘖,想不到有一天俺也能像這樣跟蹤邪族,確實挺不錯的。”

  國服墨子咂舌道。

  國服黃忠低聲道:“噓,小聲點,想死嗎?別被他們聽到了。”

  “哦哦……”

  國服墨子立馬閉上了嘴。

  其他人也立馬強捺住了內心的激動,生怕一不留神就被發現了。

  王騰看了眼前方一臉淡然自若模樣的劉瀚夢,忍不住感慨道:“還得是將領啊,這種情況還能如此淡定,吾輩楷模也。”

  對此,劉瀚夢只是謙虛的擺擺手。

  無他,唯手熟爾!

  一行人跟蹤了差不多數十分鐘,最前方的邪一突然停了下來。扭頭看向劉瀚夢等人所在的方向!

  “!!!”

  王騰等人臉色一變,難不成被發現了?

  劉瀚夢則一臉淡定,對于自家的隱逸符他還是十分有信心的,不可能被發現。

  果不其然,邪一扭頭只是吩咐眾多邪族就地安營扎寨,隨后便收回了目光。

  “呼……這就是邪族大長老的壓迫感嗎?只是一眼我就腿肚子發顫啊。”

  包吃包住選手忍不住打趣道。

  劉瀚夢搖了搖頭:“這邪一,還是太年輕了啊,一看就沒有經歷過社會的毒打。”

  敢在他面前安營扎寨,這不是屎殼郎進廁所,找屎嗎?

  一伙人就這么蹲在草叢里,默默的看著邪族搭建帳篷,起鍋生火,準備做飯。

  “國服墨子,包吃包住選手。”

  劉瀚夢招呼道。

  “來啦來啦。”

  兩道身影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他們已經從潛意識里接受這種稱呼了。

  國服墨子問道:“將領,有啥吩咐?”

  劉瀚夢點點頭,拿出一箱炎爆符,道:“你們帶著幾個人,將這些炎爆符埋在邪族營地四周的草叢里,這次不要埋太深,淺一點就好,還有,分散一點埋,明白了嗎?”

  “是,將領。”

  國服墨子點頭,便和包吃包住選手帶著十名國服選手抱著炎爆符去找地方埋了。

  至于劉瀚夢,則和王騰等人繼續在外面蹲著,觀察情況。

  此時天色已暗,邪族營內炊煙裊裊,時不時還有肉香飄來。

  “靠,這幫畜牲還挺會享受。”

  劉瀚夢忍不住罵罵咧咧的吐槽了句。

  聞著味,他不覺也有點小餓了。

  嗯,等出去后,一定要去大吃一頓!

  “將領,實在不行我們回去吧,看著模樣,我們根本沒法完成刺殺啊。”

  身旁,王騰忍不住道。

  劉瀚夢一愣:“刺殺?誰要刺殺?”

  “啊?不是刺殺?”

  王騰也愣住了,他還以為劉瀚夢帶他們在這蹲半天,是為了刺殺呢。

  劉瀚夢發了個白眼:“在你心里,我是會做出刺殺這種卑鄙無恥下流的事情的人嗎?”

  “不敢不敢……”

  王騰嚇得連忙搖頭否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