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從rc娛樂離開的謝鄴文心情可就沒有林染謝鄴承兩口子這么愉快了。

  他心事重重的回到謝氏集團等待著謝鄴征和謝鄴元的到來。

  謝鄴元這會人就在公司。

  但他愣是拖到謝鄴征到以后才和他一起去見謝鄴文。

  “老二,你知道老大找我們什么事嗎?”

  “老大想讓老幺回公司上班。”

  “老幺沒答應?”

  “咱們家大哥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他那性格,老幺會輕易答應他才怪!”

  就老大那愛端又愛裝的性格,老幺不和他計較也就罷了,一旦和他計較多的是拿捏他的手段。

  偏偏他和謝鄴元還沒辦法直接跟謝鄴文說。

  謝鄴征忽然長嘆口氣:“一旦老幺回來上班,我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謝鄴元:“……”

  “我恨不得你現在就回來上班陪我坐牢,憑什么我每天累死累活的,你卻在四處享樂?”

  “因為我想得開,因為我知足常樂……”

  說完,謝鄴征再次長嘆口氣。

  語氣惋惜道:“如果老幺和別的家族掌權人一樣,一上位就手段強硬的將所有可能危害到他地位的對手全部踢出出局就好了,那樣我就可以為了自由敞開了手,拼了老命的去和他爭權奪勢了,可惜……”

  謝鄴元:“……二哥,你這腦回路果然不同于尋常人。”

  謝鄴征瞥了眼謝鄴元嫌棄道:“像你這種不會享受生活和人生的人怎么可能會理解我的人生追求和理解。”

  何況,一個家里根本就不需要也容不下那么多的工作和事業狂,更何況他們家賺到的錢已經夠多了,他有責任也有義務替他們“千金散盡還復來”,不然他們因為錢太多沒了工作動力和人生目標咋辦?

  謝鄴征一路都在灌輸他的人生感想和哲學。

  謝鄴元以前多看不上謝鄴征的這種沒有追求的人生信條,現在就有多羨慕。

  甚至一度覺得謝鄴征才是這個家里活得最為通透和瀟灑的人。

  只可惜這個通透又自由的靈魂遇見了謝鄴承……

  想到這,謝鄴元忽然生出些許的幸災樂禍。

  固然自己每天按時上下班很慘,但謝鄴征過于自由和瀟灑的生活更令他痛心和難受。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謝鄴文辦公室門前。

  默契地對視一眼后,謝鄴征伸手推開了謝鄴文的辦公室大門。

  “大哥,你急叫我和老三過來是有什么事嗎?”

  謝鄴文:“進來坐!”

  等兩人坐下后,他才不緊不慢的開口道:“你們也知道老幺很久沒回公司上班了,今天我找你們過來是想和你們商量下讓老幺回公司上班的事。”

  謝鄴征:“就為這事?”

  “難道這事還不足以請動你們兩位?”

  謝鄴征,謝鄴元:“……”這話說的……

  “大哥,我們對你的召喚從來都是隨叫隨到,你別搞得好像我們這些弟弟很不懂事很不識趣一樣!”

  從謝鄴征決定跟隨謝鄴承休假的那天起就已經表明了他的立場,同時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站隊,因此,他沒打算再像以前那樣處處讓著謝鄴文,何況……

  “大哥,老幺忽然請長假不來公司上班的原因,即便他沒明說,咱們心里也都有數。”

  謝鄴文和謝鄴元的臉忽然僵了下。

  但謝鄴征熟視無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