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到這一幕管茵茵既羨慕又感動。

  結果——

  一抬頭就看見自家的娃正錯愕的望著廚房里的這一幕。

  卻又在對上她目光的剎那,下意識地捂住手里的紅包,然后轉身一溜煙的逃走了。

  管茵茵:“!!!”

  呆滯幾秒后,回過神來的管茵茵瞬間就黑了臉。

  她一身煞氣的沖出廚房找自家娃算賬去了。

  甚至連同謝鄴元也沒被放過。

  一陣雞飛狗跳后,取得最終勝利的管茵茵驕傲拿著一疊紅包重新回到了廚房。

  “小染,你看我手里拿的什么?”

  “都搶來了?”林染問。

  管茵茵點頭,“一個不剩全搶來的!”

  “看他們以后還敢不敢一看到我護著錢袋子跑路!”

  說完,管茵茵打開其中一個紅包拿出里面的錢,然后是第二個,第三個……直到最后一個!

  看著手里厚厚的一沓錢管茵茵笑容燦爛且滿足:“一會我就用這些錢和你們打麻將,爭取輸個精光,看他們以后還敢不敢把錢看得比老娘還重要!”

  此刻躲在廚房門口偷看的三房的兩個孩子心如刀割!

  嗚嗚嗚,他們的壓歲錢還沒捂熱就被他們媽媽悉數給沒收了!

  “都怪謝奕弘和謝奕安,要不是他們非得當著媽媽的面當孝子,我們的壓歲錢也不會被媽媽搶走!”

  “就是,小嬸嬸明明就不差他們這點錢,他們還非得在這里裝好人,搞的好像我們多不孝順一樣,不行,我們得想辦法給他們點教訓,不然,我們以后還不知道會在他們手上吃多少虧!”

  一拍即合的兩個孩子當即便躲在角落里竊竊私語起來,卻也沒注意到他們的對話早已被前來找媽媽的謝鄴征家最小的兒子謝臻聽了去,并搶在兩人發現前轉身找爸爸謝鄴征去了。

  謝鄴征正和謝鄴承說著話呢,就看見自家兒子一臉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

  “兒子,你這是干壞事被人發現了后遭人追殺了?”他打趣道。

  謝臻板著小臉道:“爸爸,你別鬧!”

  說完,他轉頭看向謝鄴承道:“小叔,我有要緊事要跟你說。”

  “那臻臻是想在這里跟小叔說還是想跟小叔去書房說?”

  雖然謝鄴承并不認為謝臻要跟他說的事是什么棘手的要緊事,甚至對他而言可能都不算是一件事,但他還是選擇了把事當事看,給予小朋友最高的尊重。

  謝臻猶豫了下道:“我想去書房說。”

  “爸爸,你能陪我嗎?”

  “當然可以!”

  謝鄴征和謝鄴承一樣的想法,他們不認為謝臻口中的要緊事對他們而言會是一件事。

  但既然謝鄴承都選擇了尊重孩子,他這個做父親的自然不能落于人后。

  于是,他彎腰抱起謝臻。

  和謝鄴承一起去了他的書房。

  到書房后,謝臻口齒清晰的將他先前聽到和看到的事一五一十的跟謝鄴承和謝鄴征說了。

  謝鄴承和謝鄴征聽完后都怔住了。

  卻又在想到幾個孩子相差沒大的年紀后忍不住在心里嘆了口氣。

  “臻臻,你為什么會覺得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要緊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