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吳晨說:

  “俞世安理應沒有這個本事,可咱們確實在跳入水中進了山洞后,那些人便沒有過多干預,或許是覺得咱們進來也是死路一條,但只派這么個沒腦子的下來查看便有些說不通了。天鋼是按時給那些懸棺中加藥液的,我將懸棺打落到地上,將天鋼打入河底,他們都沒有動靜,我之前還說他們若是想困死咱們,只需不理睬便可,三日后咱們就算有氣兒也沒力氣了。”

  幾人點頭。

  “可陰兵還是出來了,現在想想應該是咱們觸動了什么機關陰兵才出來的,他們根本沒管,進了這里便更明顯了,墻上那東西真說蜂擁而至,你們都得成篩子……”

  “怎的你就能逃過?你的血與我們的不同,那也得是扎過了才能知道。”邢云插了一句。

  “可那東西只在咱們越界后飛過來,一開始只飛過來一個,我越界到這里,它們飛過來六七個,你們越界后也是飛過來六七個……”

  “你到底想說什么?”邢云皺眉問。

  “我想說他們根本沒空搭理咱們,是因為覺得這里萬無一失,還是因為有什么牽扯住他們,讓他們不得不放棄咱們?”吳晨頓了一下,像是下了極大地決心說:“我現在送你們出去,出去后你們盡快去看看老俞在玩什么,不管是誰在拖住雙溪寨的人,暫時都是自己人。”

  “你呢?”顧右緊張的問。

  許大苦笑道:“他會留下來毀掉這兩個山洞。”

  年輕人忙說:“憑你天大的本事,你也毀不掉!”

  吳晨點頭說:“我知道,我毀不掉,不然剛才與天鋼那一架便已經毀了,但我可以破壞。”

  吳晨壞笑著看了看年輕人,突然騰空而起雙手朝上一推,‘砰’地一聲,掉下來一些碎渣石,可預想的那束光亮卻沒有出現。

  吳晨索性雙腿一蹬,接近洞頂,雙手再次一推,終是打出了一個洞,吳晨直接竄出去了。

  “他不是說先送咱們出去嗎?”邢云仰頭皺眉問。

  許大忙說:“吳兄弟心細的很,他要先出去看看有沒有危險……”

  許大沒說完,吳晨飛身落下。

  “一會兒你留下來陪我,我還沒明白這口黑色大棺材裝了多少鬼魂,有沒有長頭發的……”

  “不就是問了一句嗎?至不至于?”邢云梗著脖子問。

  吳晨將邢云拉到身前,邢云原本還抓著年輕人的衣領,這時候也松開了,吳晨說:“上面是懸崖,有石階小路可向上,你先出去,上面暫時沒人,我怕有人發現異常……”

  吳晨話沒說完,地上的年輕人突然以極快的速度竄了出去,直奔黑色棺木,看著像是要撞死在棺木上。

  老大離黑色棺木最近,下意識的伸手一抓,年輕人像泥鰍一般老大根本沒抓住,吳晨反應也不慢,將將抓住年輕人的一只腳,倒是也夠用。

  年輕人狠狠摔在地上,帶著哭腔哀嚎了兩聲。

  吳晨看著年輕人說:“我將他們都送上去,你要陪我才可。”

  吳晨說著走向前朝那年輕人后脖頸輕輕來了一下,年輕人腦袋一歪,剛剛被吳晨打出的出口處光速一閃,吳晨驚訝的看著年輕人心欣喜的走進光速,而后光速消失。

  “我特么也沒用力呀!”吳晨委屈的嘟囔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