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吳晨安慰道:“別怕,若是遇到能傷人的鬼魂怕也沒用,也就是臨死的時候嚇一跳,忍一忍就過去了。”

  “誰愿意走最后誰走,反正我不走了!”邢云幾步超過老大老二。

  老大說:“我走最后吧。”

  吳晨說:“活人才會隱在黑暗中,從后往前殺,鬼魂不用,屬于是看上誰就帶走誰,全憑心情。”

  “吳晨!”

  “好了,不鬧了,我聽到前面有動靜了,你們做好準備,隨時一戰。”

  幾人頓時嚴肅認真起來。

  吳晨說罷便不見了人影,只片刻之后,邢云幾人便聽到前面傳來的打斗聲,幾人也不管看不看得清路,快速朝前跑去。

  ……

  正如吳晨所料,棺材里的通道是連接一處木樓的,只不過不是中心的那個木樓,而是最外邊的一座小木樓。

  木樓中幾人正在朝面向懸崖一面的木墻上裝著什么,吳晨突然沖進來,幾個人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吳晨幾下拍倒在地,砸碎木凳,摔碎了杯子,掉了一地的箭矢。

  收拾完木樓里的人,吳晨瞇著眼睛看向河對岸,只覺得腦袋發脹,眼皮發澀,內心一陣翻江倒海,喉嚨處藏著一股腥甜,他想壓制住,卻覺得力不從心,剛一張嘴,一口心頭血噴了出來。

  恰巧這時邢云幾人沖了進來,還以為是吳晨受了重傷,幾人跑到他身邊,還沒來得及開口問,便先看到了窗外原本已經暗下來的天色,正被籠罩在金色的光芒中,而那光芒不是太陽發出來了,是有一人盤坐在半空,渾身燃燒著的火光。

  幾人異口同聲驚叫道:“大頭!”

  ‘砰’地一聲,吳晨穿過木墻,朝半空中正在燃燒的大頭飛去,可明明大頭就在眼前,吳晨卻撲了一個空,他飛落到對岸,俞世安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剛要開口說什么,吳晨再次飛身而起,朝光影中的大頭飛去。

  可空氣中什么都沒有,大頭只是個虛像。

  吳晨心中絞痛,沒能回到木樓中,直直朝山下河水中墜去。

  冰冷刺骨的河水在吳晨眼前撞擊著,使得他看不清那團金光,他一點點下沉,金光也隨之灑進河底,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溫和的說:

  “我曾無意間泄露通天之密,只能下凡歷九世劫,飽嘗人世間的苦痛,抹去留在人世的天機,方可歸位。前幾世你都曾出手救我,這一世,你又助我毀掉遇仙圖,我本可離開,但知道你前路難行,我便多留了一段時日。”

  吳晨腦中閃現出在安平縣山坳地下看到壁畫時,大頭用火把將壁畫涂黑的畫面,緊跟著他頭疼欲裂,忍不住在河水中蜷縮起來,腦子卻不受控的閃過一幀幀熟悉又陌生的畫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