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吳晨站在老者面前,二人相距只有一臂的距離,吳晨瞇著眼說:“到目前為止,你是唯一一個能扛住我勁力的,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人?”

  老者笑了笑說:“你本活不到這個時候。”

  “未必。”

  “我知道他要來,只是沒想到他會為了你這么快便露出真身,也不過如此……”

  吳晨一拳打在老者腹部,老者腹部詭異的隨著吳晨的力道向后延伸,而后吳晨突然感到一股反彈力,他收回掌力納悶的問:“你屬橡皮糖的?”

  吳晨說著揮手朝老者臉上就是一巴掌,俗話說打人不打臉呀,老者沒想到吳晨會突然來這一下,伸手想擋一下,已是遲了。

  吳晨感覺自己的抽在了樹皮上,雖說帶著勁力,但勁力像是打不透老樹皮。

  “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臉皮有多厚。”吳晨揉著手說。

  老者雖說面不改色,但實際上心里那叫一個怕,剛才那一拳和剛剛這一巴掌,表面他沒事,可實際上里面已經一塌糊涂了,他滿腦子在想要如何離開,或者誰能來救他?

  大頭用自己封住了他們一下午,很多他提前準備好的東西都沒有用上,大頭離開后,他再想重新安排,吳晨又哪里肯給他時間?

  “誰是鬼王?”吳晨湊近老者的樹皮臉問。

  老者的臉皮太厚,看不出表情,但眼神中的驚慌逃不過吳晨的眼睛。

  “你不是鬼王,但你知道鬼王是誰。”

  吳晨突然伸手抓住老者的手腕:“你沒有脈搏,與京都的太后一樣,你身體里不少鬼魂吧?太后一直在說她能長生不老……我看你活了得有一百多歲了吧?”

  老者詭異的笑了笑,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吳晨的手背,吳晨頓感萬根針刺進手背一般,他下意識的收回手,低頭一看手背一片青黑。

  吳晨皺了皺眉,洗墨突然放光,那只青黑色手背的手不受控的砸向老者,力道之猛讓吳晨都是一個踉蹌。

  老者悶哼了一聲,連退數步貼到木墻上,吳晨緊跟著一掌拍到,木墻正好翻轉,吳晨這一掌拍在了木墻上,震碎了木墻,順帶著將老者送去了暗道深處。

  吳晨沒有進暗道,他聽到邢云的叫罵聲,邢云動手的時候是最安靜的時候,他要是叫那就是被嚇到了。

  吳晨順著聲音找到邢云所在的木樓,這一看,也難怪邢云一驚一乍,這木樓中竟是跟之前蝎子谷遇到的裝神弄鬼的那些人一樣,除了喘氣兒,其他跟鬼魂沒差別的人。

  此時天已經黑了,木樓中本就你能見度不高,那些人還不是站一排等著跟邢云過招,屬于是一會兒竄出來一個,嚇得邢云吱哇亂叫。

  吳晨喊了一句:“出去,站到石階上,找個東西抓住。”

  “好嘞!”邢云倒是不客氣閃身出了木樓。

  吳晨跟在后面,木樓外便有石階連著去下一處的木樓,吳晨出了木樓,雙手互相摸了摸手腕,洗墨發出雀躍的光,吳晨揮掌,兩層的小木樓瞬間噼里啪啦的斷裂后,一部分墜入山底,一部分掛在山墻上。

  邢云抬手擋住臉,再放下的時候,眨了眨眼問:“何必讓我們挨間打呢?我們都上去,你就在這飛幾個來回,不就都解決了?”

  吳晨嚴肅的說:“我要找到鬼王,總要找些線索,不能只求痛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