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張凌虛和君逍遙看到突然間出現在面前的凌風和葉紅裳兩個人,先是一愣,隨即十分激動的大聲喊道:“凌風,葉紅裳,真的是你們兩個!”

  “我就知道我沒有看錯,真的是你們兩個人,”張凌虛十分激動的大笑了起來。

  一直以來都喜怒不形于色的張凌虛,此刻卻是笑的格外的開心,君逍遙也在一旁放聲大笑了起來。

  “真是沒想到啊,竟然在這里遇到了你們兩個人,這里可是百族戰場啊,真是太有緣分了。”

  凌風此刻也是笑的合不攏嘴,“我也沒想到,竟然在這里能夠遇到你們二人。”

  “逍遙前輩,你怎么受傷了?”凌風看出了君逍遙身上的傷勢,不由得一臉擔憂的看著他。

  君逍遙聞言卻是笑了笑說道:“畢竟是百族戰場嘛,這里太危險了,我跟你師父在這里歷練,難免遇到危險,只要這條命還在,就不算什么事情。”

  凌風聞言笑了笑,緊接著仔細打量著張凌虛和君逍遙,看著兩個人此刻十分狼狽的樣子,不由得心中有些心酸。

  要知道這兩個人在下界的時候,一個是凌虛劍仙,多少人心目中的偶像,另一個更是瀟灑不羈的酒劍仙。

  可沒想到,到了仙界之后,卻是要為了生存,在苦苦掙扎,弄得如此狼狽。

  “師父,你怎么找到我們的啊?”葉紅裳一臉好奇的看著張凌虛問道。

  張凌虛聞言笑道:“當時在醉仙樓內,我們剛剛到不久,在一樓喝酒呢,結果看所有人都在議論兩個人,我就抬頭看了一眼。”

  “當時沒有看到正臉,只是看到了背影,我就覺得是你們二人,于是就追上來想要看看是不是你們,沒想到還真是你們。”

  “還好我們追上來了,否則就要跟你們擦肩而過了。”

  “我們也一直在尋找你們,沒想到在外面沒有找到,在這百族戰場之中遇到了,”葉紅裳也是十分高興的說道。

  “剛剛那些人都是來追殺你的嗎?”

  張凌虛看著凌風和葉紅裳,十分擔心的問道。

  “是啊,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幫家伙都是打我身上仙石的主意,不過現在已經都被我給殺了,”凌風笑了笑,輕描淡寫的說道。

  “都被你給殺了?那些人的修為實力可是很強的啊,”張凌虛一臉震驚的看著凌風說道。

  葉紅裳聞言笑道:“師父,風師弟現在已經是今非昔比了,現在他的實力很強。”

  “你現在是什么修為?我是一點也看不出來啊,”張凌虛看著凌風笑道。

  凌風笑道:“我現在是真仙境。”

  “真仙境!”

  張凌虛聞言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凌風,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知道凌風天賦異稟,甚至猜測凌風應該已經是天仙境的修為了,可他怎么也沒想到,凌風竟然是真仙境的修為,這修煉速度實在是太逆天了。

  而他這個當師父的,現在只是地仙境的修為,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這讓張凌虛有些汗顏了。

  凌風則是笑道:“我只是運氣好,遇到了一些奇遇,否則修為實力也不會提升這么快。”

  “師父你跟我回天玄宗,到時候你的修為實力也會很快就提升上來,”凌風笑著說道。

  “天玄宗?”張凌虛聞言也是一愣,一臉詫異的看著凌風問道:“仙界也有天玄宗?”

  凌風聞言卻是笑道:“是我創建的天玄宗,為的就是讓下界飛升上來的人,知道這個名字之后去天玄宗聚集。”

  “只是現在除了大長老一人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凌風沉聲說道。

  “大長老也在天玄宗了?”張凌虛聞言頓時大喜。

  凌風笑著點了點頭說道:“不僅在天玄宗,現在還是我天玄宗的大長老。”

  “好,真是太好了!”

  張凌虛哈哈大笑了起來。

  “真是沒想到,到了仙界之后,竟然會發生這么大的變化,”張凌虛感嘆了一聲說道。

  一旁的君逍遙則是看著凌風問道:“你們二人上了醉仙樓九樓,是不是喝過了醉仙酒了?”

  “那醉仙酒是什么味道的?好喝嗎?有沒有傳說中的那么神?”君逍遙十分急切的看著凌風,對醉仙酒十分好奇。

  “你這家伙,真是受不了你,滿腦子都是酒,”張凌虛一臉無奈的看著君逍遙說道。

  凌風聞言卻是笑道:“那醉仙樓的味道真是沒話說,簡直是最好喝的酒。”

  “既然酒劍仙前輩喜歡酒,那我就請你去喝上一壺,”凌風十分豪爽的說道。

  “真的?”

  君逍遙聞言頓時眼前一亮,但隨即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不要了,這醉仙酒實在是太貴了。”

  “無妨,我別的不多,就是仙石多,何況剛剛還殺了那么多人呢,他們身上也會有很多仙石,”凌風笑著說道。

  “我們去打掃一下戰場,然后就去醉仙樓,一邊喝著醉仙酒,一邊敘舊,完了我們在離開百族戰場,回天玄宗,”凌風笑著說道。

  “好!”

  張凌虛聞言也是笑了起來。

  “我們走,”葉紅裳說著話朝著剛剛戰斗的地方走去,四個人開始打掃戰場,將這些尸體上的乾坤戒指拿下來。

  張凌虛和君逍遙只是將這些人身上的乾坤戒指給拿了下來,并沒有將這些乾坤戒指給打開,畢竟人是凌風殺的,理應將這里面的東西都給凌風。

  然而凌風卻是笑著說道:“師父,酒劍仙前輩,這些乾坤戒中的東西,就當做是我送給二位的見面禮了。”

  “想必你們身上也缺少一些修煉用的資源,這些乾坤戒中應該會有一些,你們看看夠不夠,若是不夠的話,我再給你們一些,缺什么少什么直接跟我說,不用跟我客氣,”凌風十分真誠的看著二人說道。

  “這,這么多乾坤戒,而且這些人的修為實力也都不弱,身上肯定會有一些好東西,這實在是太貴重了,我不能要,”君逍遙連忙搖頭說道。

  “前輩說笑了,這些東西對于現在的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不值一提,你就收下吧,算是我這個當晚輩的一點心意,”凌風連忙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不推脫了,我這身上的確是窮的叮當響啊,這一路走來,我跟你師父兩個人實在是太不容易了,險些死在這里啊,”君逍遙笑著說了一句,緊接著將這些東西全部都收入了囊中。

  君逍遙原本就是一個十分爽快的人,自然也就不跟凌風假惺惺的在那里推脫了,看到凌風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將這些東西給他,他索性也就收下了。

  張凌虛則是笑道:“既然對你來說是九牛一毛,那我也就收下了。”

  “真是沒想到,我這個當師父的,有一天還需要你這個徒弟來救濟,”張凌虛笑著自我調侃了一句說道。

  “師父說笑了,我這是孝敬您老人家的,畢竟沒有您的話,也就沒有現在的我,若不是您當初收下我當徒弟,我早就死了,”凌風連忙說道。

  張凌虛聞言哈哈大笑道:“收你當我的徒弟,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了。”

  “師父,我還在這呢,你怎么就這么說呢?難道我這徒弟讓你不滿意了?”葉紅裳頓時瞪了張凌虛一眼,嗔怒道。

  張凌虛聞言連忙哈哈笑道:“滿意,當然滿意了,我就你們兩個弟子,卻是沒想到你們兩個人一個比一個厲害,真是讓我這個當師父的臉上有光啊。”

  “真是羨慕你,收了這么好的兩個徒弟,”君逍遙在一旁也對張凌虛投去了羨慕的眼神。

  張凌虛聞言是十分高興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既然這邊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那我們就先回醉仙樓吧,我們再去品嘗一下這醉仙樓的醉仙酒,”凌風看著眼前的二人笑著提議道。

  “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沒想到你小子現在不僅完全超越了我們,還出手如此闊氣,簡直是讓人難以置信啊,”張凌虛面帶笑容的看著凌風,忍不住夸贊了幾句。

  凌風聞言笑了笑說道:“我也只是運氣好,在這里遇到了一些奇遇,否則修為實力也不會提升的這么快。”

  “不過倒是師父和酒劍仙前輩,你們怎么也來這里了?這里這么危險,難道你們就不怕出事嗎?”凌風一臉疑惑的看著張凌虛和君逍遙問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