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睜開眼睛,侍女的臉模模糊糊地出現在面前。

“紫鳶,紫鳶,你沒事吧?”少女一說話,就疼得皺眉。眼淚如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珍珠,從她美麗的臉龐滑落。

紫鳶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激動萬分:

“小姐,你別哭,我沒事,我真的沒事,是這幾位小姐和公子救了我們!”

躺在紫鳶懷里,少女慢慢把臉轉向時怡他們。

“謝謝你們救了我!”

時怡看著她灰塵下瑩潤的肌膚,還有玉蔥般的手指,心知她必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但她不說,自己也不方便問。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嘛!對了姑娘,接下來你們有什么打算?而且這深更半夜你們要去哪里?”

紫鳶看了看自家小姐,卻見小姐閉上眼睛,把臉轉到了一旁,眼淚忍不住掉下來。

時怡心里想:這果然是個水做的女子~

然后,嘟著嘴,看了一眼背對著她們的葉凌風。

兩人好似有心靈感應一般,她看過去,他同時看過來。

葉凌風看著她嘟起的嘴,無奈地笑了笑,大概明白了她的想法。他隔空伸出手,撫摸了她滑嫩的臉龐,眼中滿是寵溺。

時怡頓時就高興起來……

她笑瞇瞇地轉過頭,看向紫鳶:

“我們要往西邊去,你們如果回京,我就讓我的侍女送你們一程。”

“不,我不回京!”那少女猛地坐起來,大喊,然后捂著傷口,又疼地躺回去。

“我不回京!我不要入宮……”說著,少女就捂著臉,開始痛哭出聲。

“那要不我讓人回去通知你的父母,來這里接你?”

“不,不,我要去找他!我就想問他一句話!姑娘,求求你,把我送去一個叫碧玥山莊的地方好嗎?求求你!”

說著,這少女就跪在地上磕頭,紫鳶也跟著磕頭。

“停停停!”時怡吼了一聲。

“等下,兩位姑娘等一下。你要去哪里?去找誰?”時怡和叮咚對視了一眼,挑了挑眉梢。

“不瞞姑娘,我父親是當朝宰輔林平遠,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兒林聽晚。我五歲時元宵看花燈,和家人走散,被人販子拐走,幸好遇到一個大哥哥,他拼死救我,哪怕后背被歹人砍了一刀,也死死地護著我。”

林聽晚看著天上的圓月,慢慢地說。

“后來我們得救了,我才知道他叫趙琛,是個皇子~”

“誰?趙琛?”時怡登時瞪大了眼睛。

“嗯,趙琛,當時的二皇子。從那以后,我就在心里許下誓言,此生非他不嫁!”

時怡聽著大八卦,一邊往后退,貼到葉凌風背上時,偷偷問他:“皇叔至今沒有成親?”

葉凌風從背后拉著她的小手:

“嗯,未曾。”

“呵呵,還是個癡情種呢~”時怡調侃道。

“我也是!”葉凌風的聲音穩穩地傳來,旁邊的葉三強壓住上翹的嘴角,偷偷別開了臉。

爺,您是王爺,王爺吶!

咱矜持點行不?

哎呀媽呀,還笑得一臉不值錢,沒眼看沒眼看哪!

葉凌風狠狠看了他一眼,而身后的時怡已然帶著笑,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那他知道你的心意嗎?”時怡嘴里吃了個棒棒糖,哎呀媽呀,一嘴的狗糧~

“我有偷偷暗示過,但是他說他比我大十四歲,是我叔叔!我們絕不可能!所以拒絕了我!”

好吧,千金小姐果真是水做的~

又哭了~

“嗯,那個聽晚小姐,你怎么知道他在什么碧玥山莊的呢?”叮咚想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就是賭一把。碧玥山莊就是當年我被拐后,被人販子關押的地方,也是他救我的地方。”

“可是他都說不會娶你了,你去找他想干什么呢?”時怡心里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林聽晚捂著劇痛的傷口,了無生意:

“去年,皇上偶然見過我一次,便在我父親面前幾次試探。我父親只說我這一年之內不考慮婚嫁,今年再給皇上答復。皇上到底還是忌憚我父親,所以答應了。可是我不愿意!如今,一年的時間即將過去,我不甘心!我一定要見他一面,親自聽他說,讓我嫁……人……!”

“小姐!小姐!你別嚇我……”

林聽晚情緒激動,竟然昏過去了~

“叮咚,把林小姐抱上馬車吧,紫鳶照顧好她。”

“我們去哪里?”紫鳶一時摸不著頭腦。

“信我就跟我走!”時怡看了她一眼。

“是!多謝姑娘!”

叮咚趕著馬車,時怡幾人騎著馬一路往西而去~

哎,果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讓林聽晚遇到了時怡。

命不該絕吧!

時怡窩在葉凌風身前,兩人同乘一匹馬。葉凌風用披風把時怡裹得嚴嚴實實,緊緊摟進懷里。

“風哥哥~”,時怡側過身,臉貼到葉凌風的臉上,有意無意地蹭著。

“乖,再叫一聲~”葉凌風在她耳邊呢喃。

“風哥哥~”葉凌風被撩的心情激蕩,掀起自己的披風,把兩人的頭蓋住,狠狠吻住時怡抹了蜜一樣的小嘴……

時怡怕掉下馬去,就死死拽著葉凌風的衣服,葉凌風左手摟緊她的腰,右手伸進她的衣擺,覆上了她的豐滿……

果然,熱戀中的人,忍不了片刻的分離……

長夜漫漫,長路漫漫,馬蹄聲聲中,蒙蒙亮的夜色中,前方不遠處一座占地很大的宅子,靜悄悄地站在那里。

“停!”葉凌風一抬手,大家都停了下來。

“是那嗎?”時怡從葉凌風懷里起來,腰酸背痛腿疼~

“嗯!護衛隊長王豹留下了記號。”

葉凌風說完,吹了聲口哨。只見身旁的大樹上,猛然跳下一個人來,跪倒在葉凌風面前:

“見過王爺王妃!”

“嗯,起來吧。最近怎么樣?”葉凌風拿下兜帽,看了看四周。

“回王爺,已經遇到過幾次刺殺了,不過都沒得逞。”這黑騎小子仰著頭,有一絲絲的小驕傲。

“如果人在黑騎的護衛下,還出了事,那黑騎直接解散得了!”

“是,王爺,我們一定打起精神!”

這小子做了幾個手勢,時怡從夜視望遠鏡里看到,好幾個暗哨和狙擊手收起了武器。

嗯,為了保證皇叔的絕對安全,時怡給他們配了狙擊步槍。

“紫鳶,那人叫恩人什么?”

車廂里,醒過來的林聽晚拽著紫鳶的手,顫抖地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