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一睡,她幾乎睡了整整一天!

趙琛早上起床后,來過聽晚的院子。不過,聽紫鳶說,聽晚昨晚喝了粥,也好好睡覺了,心頓時就放松下來。

“不要喊她,讓她好好睡。在這待幾天,心情好了再回京。對了,林府我已經差人送過信去了。”

“多謝王爺!”紫鳶行禮道。

去了風荷苑,結果他妹妹妹夫也沒起床,趙琛氣壞了!

為什么只有自己起得這么早?

于是,他也跑回房間睡回籠覺去了!

吃中午飯的時候,趙琛終于見到了時怡和葉凌風。飯后,三人去了書房。

葉凌風把他們跟蹤到的襄陽王府的情況給趙琛說了一遍。

“京城果然是藏龍臥虎!這個襄陽王平日里深居簡出,沒想到,竟然是狼子野心!”

趙琛也被驚得目瞪口呆!

他根本就沒想到襄陽王還能來這一出!關鍵是他從哪里得到的駙馬運金的消息和路線,又通過誰,聯系到了突厥人?

老祖宗果然誠不欺我,咬人的狗果真不叫!

“京城里,我已經安排了人,日夜監視襄陽王府和進出人員,王爺,您也上點心。咱們現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趙勛那里,可別陰溝里翻了船,被襄陽王鉆了空子。”

葉凌風語重心長地說。

趙琛喝了口茶,輕聲說:

“嗯,明白。如果能讓我回封地就好了。”

時怡嗑著瓜子,完全沒拿自己當外人:

“大哥,你的封地在哪里?”

趙琛笑著看了看這個曾為自己出生入死的小妹妹,敲了敲桌子,逗她:“你猜!”

時怡一哼,扔了顆瓜子到嘴里:

“哥哥當年是二皇子,也很出類拔萃,但立嫡立長,立了先皇,所以為了補償你,你的封地應該在江浙或者兩廣一帶等富庶之地。不過,以貴妃娘娘的眼光,她一定是替你拒絕了的,而且建議你選一個偏遠貧窮的地方,山西,西北,東北?不會是東北,山海關,關東附近?”

趙琛看了看葉凌風,又看了看時怡,眼中全是驚喜,他沖時怡默默豎起了大拇指!

“小妹果然聰慧過人!我的封地之前的確是在巴蜀,母親讓我拒絕了,上折子選了關東。”

時怡得意地一笑,然后又嘟著嘴,可憐巴巴地看了葉凌風一眼。

趙琛看著葉凌風,眼中全是問號:“什么意思?”

葉凌風寵溺地笑了笑,然后端起自己的茶杯,送到時怡嘴邊:“吶,喝吧!”

美美地喝了口茶,時怡又從身前的挎包里拿三袋瓜子,給了趙琛:“大哥留著慢慢吃,也可以留著哄女孩子。”

趙琛接瓜子的手頓了一下,然后又接過來了:“小妹,你說,趙勛會讓我去關東嗎?”

時怡冷笑一聲:

“哥,你想啥呢?你還想不想活著離開京城?”

趙琛苦笑一聲:

“有時候,我都寧愿自己是個普通的富家公子,也少卻許多的紛擾和爭斗。”

“哥,你死了這條心吧,一旦放你離京,去往封地,就等于是放虎歸山,蛟龍入海,他不會讓你有這種獨自壯大的機會的!他又不傻!”

“現如今,真是前有猛虎后有惡狼,無路可去~”趙琛有些頹廢。

“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聽了時怡的話,趙琛摸著大拇指上的扳指若有所思。

時怡起身拉著葉凌風走出書房的時候,在門口停了下來。她轉回頭看著趙琛,輕聲而有力地說:

“大哥,不管是什么路,我們都陪你一起。所以,去吧!我們都是你的左膀右臂。”

看著兩人站在書房門口,午后慵懶的陽光從他們背后照過來,寧靜而美好。

趙琛突然起身,快步走到門邊,一下子把時怡和葉凌風擁進了懷里,說了一聲“好”!

下午,趙琛一直在書房里沒有出來。

半夜時分,山上的黑騎全副武裝,來到了碧玥山莊。他們還把山上倉庫里的東西全都背來了。

趙琛,葉凌風和時怡親自去山口接的。

之后,趙琛會留下二百黑騎做親衛,時怡和葉凌風各留下一百做親衛,其余七百黑騎,加上趙琛自己的五百府兵,全部編作豹韜衛隊,就在碧玥山莊駐扎。

同時把山莊外圍的三百多畝地全部圈進山莊,其中五十畝蓋營房,建訓練場。

其他的地全部耕種,實現糧食和蔬菜自給自足。

其中五十畝加固圍墻,因為時怡要建大棚種蔬菜。

趙琛和時怡葉凌風商量過后,就一項項地布置下去。

讓趙琛騰空兩個倉庫,時怡往里面裝了不少的東西。一個裝了水泥,青石板,紅磚,糧食,蔬菜,肉類,甚至還有好多口大鍋,和好多被褥。

另一個倉庫裝的全是兵器,就是打劫的駙馬主上賣給外邦的那批貨。

定好目標,下定決心,找準方向,趙琛就活動起來,隱藏在京城和朝中的各股勢力,也讓心腹之人拿著他的信物,四處聯絡去了。

怕趙勛喪心病狂,因此派出去聯絡各位官員的都是選了黑騎里武功好的。每三人一組,分別行動。

而山莊外圍的三百畝地已經讓人去官府買下來了。后面的幾天,已經陸續安排人雇附近村里的百姓進行耕種。

平日里豹韜衛也換上百姓的衣服,下地種田,養雞種菜。

白天一忙起來,趙琛會沒有時間去想林聽晚。

晚上,夜深人靜,他常常穿著黑色的披風,站在她的院子外,看著屋里透出來的溫柔的燈光,久久不愿離去。

這一日,又是深更半夜,亥時了吧,她應該已經睡了吧。

趙琛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來到這里?

來這里干什么?

好像每天來看上一眼,心里就會安寧許多。

不久,屋里的燈滅了。

應該是睡覺了吧?

今日,去京城聯絡的人順帶去了一趟林府,送了不少東西,好多都是時怡給準備的,還順帶報備了林小姐的事。

林相說,這幾日就會派人來接聽晚回京。

回去吧,自己這一步已經走出去了,將來如何,誰也不知。鹿死誰手,成王敗寇,誰也不知道結局。

回去吧~

趙琛轉身離去,突然后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就要走了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