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女人面不改色,眼神茫然,看著羅閻說。

  “你認錯人了,我不叫這個名字。”

  羅閻面無表情地看著女人頭頂上浮現的信息,隨后眼中兩點金芒消失,他搖搖頭說。

  “沈鋒幫不了你的。”

  女人臉色一變,仍是說道:“我不明白你說什么。”

  一個女人,能夠在營地里開這么間酒吧,并且販賣情報,還養了這么多條惡犬。

  能夠做到這一點,要么,這個女人實力過硬。

  要么,她有靠山。

  眼前此女不是修者,所以,只能是后者。

  在這座營地里,如果她有靠山的話,那么不是沈鋒,就是‘婆娑會’分會的管理者。

  但戰略府的情報指出,這里的分會長是個女人,而且也沒有姐妹。

  那么答案就很明顯,眼前女人的靠山就是營地主管,沈鋒。

  這些事情,倒是沒必要跟一個女人詳細道來,羅閻也沒有那種耐性。

  他手里一翻,剛才刺穿小偷手掌的匕首已經在手里,然后隔著斗篷,輕輕點在女子小腹。

  女人頓時察覺到一點堅硬且銳利的觸感,她毫不懷疑,這東西能夠輕松刺進自己的肚子,奪走她的性命。

  她臉色蒼白,終于說道:“我如果受傷,沈爺不會放過你的。”

  這算是一種示弱。

  羅閻沒有浪費時間,直接問道:“馬芳在哪?”

  接著匕首微向前送,刀尖已經刺破了斗篷,頂在女人的衣服上,分分鐘從她的肚臍眼往里送。

  她不敢遲疑,急忙說出了一個地址。

  道出之后,才感那點尖銳消失。

  這時她雙腿無力,渾身大汗,不顧形象地坐到地上。

  此時張天逸回來,將剛才吧臺后的調酒師丟回到地上,指著他說:“我捉到陳默了。”

  白?抬起手,捂住眼睛,連連搖頭。

  張天逸愣了下:“怎么,我捉錯人了?”

  羅閻也沒有解釋,打了個手勢,就把酒吧的門打開。

  白?站起來看著張天逸說:“走啦。”

  他們走出酒吧,就遇到來匯合的楊奎。

  “走啦?”

  “你們這就搞定了?”

  “天逸,你臉色怎么這么差?”

  “我錯過什么了?”

  等羅閻他們走后,剛才那個被張天逸削了一條手的年輕男子,腳步踉蹌地走了過來。

  “默姐,要通知沈爺嗎?”

  陳默這時才恢復了一點力氣,扶著墻站起來,搖頭道。

  “不了,別給沈爺找事。”

  “那些人,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特別是那個紅眼睛的。”

  “他根本不怕沈爺,很可能沈爺來了,也得吃虧。”

  “真是奇了怪了,這么可怕的人,怎么全跑咱們這個小小的營地來了。”

  “昨天晚上才來了幾個,今天又來,真是見鬼了。”

  “收拾一下,接下來幾天別開門了,我去沈爺那避避風頭。”

  目送陳默離開,酒吧里還沒死的都活動起來,清理現場,處理傷口。

  最后,把酒吧給關了。

  *

  *

  *

  根據陳默給予的地址,傍晚時分,羅閻幾個來到營地外一條街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