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路游山玩水,不緊不慢,徐長風三人總算是來到了周國的國都,上京。

六子牽著馬,徐長風與孟小楠坐在馬車之中,透過車窗,朝外看去。

街道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寬,大街上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熱鬧。

哪怕是城中的建筑,都顯得有些古老,沒有一國之都的那種氣勢。

與以前的青平縣相比,還會占有優勢。

可是與現在的青平縣相比,卻少了點什么。

“相公,這就是周國的國都!”

顯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來之前,腦補了各種國都的畫面,就算不如大康的帝都,也應該差不到哪去吧?

哪里想到,會是現在的模樣?

“你以為哪個國家都跟大康一樣啊?”

徐長風笑著說道:“就算我大康千瘡百孔,也不是周邊的幾個國家能比的。

若不然,也不會被這些國家視為嘴邊的肥肉了。

周國還算好的,至少新任帝王勵精圖治,知道避戰,以發展為主。

你去看看荒國和遼國去,肯定更加破舊。”

孟小楠伸著腦袋,看著車外的行人,并沒有再說什么。

其實她心里知道,自家相公也就是聽飛云堂的兄弟們所述,猜的而已,他也沒有去過什么荒國和遼國。

“照這樣發展下去,泗海城都的繁華,都要超過上京了。”

徐長風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六子的聲音在前面響起。

“姑父,是那個齊善。”

徐長風看著大街上所站之人,先是一怔,接著便在孟小楠的扶持下,下了馬車。

誰都沒有想到,自來到了這周國之后,孟小楠就充當起了一個丫鬟的角色。

“齊某在此恭候多時,徐先生遠道而來,還請前往驛館休息。”

各國接待使者的地方,就是驛館,也叫國賓驛館。

為了不弱了自己國家的面子,驛館的設置一般都非常的豪華,甚至還有歌舞助興。

在齊善的身旁,還跟著兩名官員。

一個看起來像文弱書生,而另一個則是大胡子,看起來塊頭有些大。

這就給徐長風一種錯覺,齊善來迎接他,竟然還帶有一文一武。

與齊善客套了一番之后,徐長風便準備跟著對方前往。

哪里想到,他這剛走沒幾步,突然發現哪里不對。

那名跟在齊善身后的大胡子,正站在那里,一個勁地盯著孟小楠看呢。

時而傻笑,時而皺眉露出疑惑的表情。

這讓孟小楠有些尷尬。

這種場合若是秦玄雅和榮幼雪,也許知道怎么去應對,但是孟小楠沒有經歷過,根本不知道怎么辦。

所以,她只能緊緊地跟在徐長風的身后。

徐長風心頭不悅,不過還是朝著齊善問道:“不知道這位如何稱呼?”

齊善先是一愣,接著便明白了過來。

心中開始暗恨,就不該帶著這家伙前來。

“忘了介紹,這位是我大周的馮植大將軍。”

馮植?

徐長風心頭一動,立刻想起了一個人物。

在他所得到的情報中,就有與這個人有關的信息。

血月樓給的評價也非常的耐人尋味。

此人生性粗獷,卻驍勇善戰,且善于用計,千萬不能被他的外表所蒙騙。

就這么一個大胡子,看著跟張鐵軍差不多。

善于用計?

砰!

齊善在馮植的小后腿上輕輕地踢了一下。

也就是這么一下,馮植這才清醒過來,哈哈一笑,這才說道:“早就聽聞徐先生大名,今日主動請纓,想與徐長生結識一番。”

嘴里這么說著,可是視線卻時不時停留在孟小楠的身上。

這哪是想與徐長風結識?

分明就是想與孟小楠結識嘛。

初來乍到,不了解對方的性格,徐長風也不好點破對方。

反倒是齊善身邊的那個瘦弱些,身穿儒袍的書生。

人家就好很多,人家自始至終就沒有正眼瞧過孟小楠。

當然,也沒有正眼瞧過徐長風。

這家伙仿佛對年輕小伙子更加感興趣,以至于他的視線一直在六子的身上游走,讓六子全身不自在。

三個人,有兩個不正常,這讓徐長風很是無奈。

齊善的安排還是很到位,很符合他的性格。

驛館內沒有所謂的歌舞,隔不多遠便是一張桌子,每張桌子上都擺放著好酒和幾個小菜。

酒不如清風瓊漿,菜式也比不過天香樓,卻勝在禮儀到位。

徐長風三人并排坐在一邊,齊善三人則是坐在另一邊。

此時,馮植與另一位周國的官員,目光再次轉移到了孟小楠與六子的身上。

不管齊善如何提醒,這二人仿佛聽不懂一般,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

這也就使得場面極為尷尬。

徐長風見狀,只好主動開口,道:“徐某這次前來,是準備見一見貴國的陛下,商談一下……”

話還沒說完,齊善直接抬手打斷了對方。

“徐先生遠道而來,今日咱們什么都可以談,就是不談國事。

好好放松一下,讓我大周盡一下地主之誼。

也好讓先生感受一下我大周的風土人情。”

徐長風嘴巴張了張,總覺得哪里不對,不過他還是端起了酒杯,就這么與對方隔空相敬。

“徐先生第一次來我上京,覺得我們這上京如何?”

一杯酒下肚,齊善索性不再管身旁的兩個家伙,直接與徐長風聊了起來。

徐長風正想著如何說,才能把寒酸二字說得有意境,且又不能駁了別人的面子時,齊善再次開口。

“還請徐先生如實道來,這對我大周非常重要。”

人家都這么說了,他還能怎么夸?

所以,他也只能如實相告,道:“秩序有些混亂,街道的劃分并不規范。

還有城中的這些建筑,給人一種破舊的感覺。

所以……”

話沒說完,齊善的臉色已經拉了下來。

有時候,實話就是傷人,但卻最為有用。

齊善雖然心有不爽,卻還是朝著徐長風敬了一杯酒,然后問道:“若是讓徐先生來此地治理上京城,先生首當如何?”

啪!

徐長風手中的杯子直接放在了桌子上。

然后說道:“我來的時候便發現了,上京城本身有著很好的規劃,只是管理不善,導致的混亂。

若是我,便會把所有的商戶進行一個細致的劃分。”

“如何劃分?”齊善突然來了精神。

“賣菜的安置一條街,販賣衣服的放在另一條街,小吃的又是一條街。

這樣就不會有過多的沖突,還能讓行人進行分流,就不會顯得混亂了。”

齊善眉頭輕皺,再次說道:“可是上京這么大,難道買個小菜還要從城頭跑到城尾不成?”

徐長風搖搖頭:“以上京城的大小為準,按區域劃分,每個區域都有這樣的街道,問題可解。”

齊善深思,場面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片刻過后,齊善再問:“房屋破舊的問題呢,難道要勞民傷財,重新翻建?”

一城之建設,哪有這么容易?

僅看現在的青平,就已經知道有多難了。

徐長風笑著說道:“房屋古老可以作為上京的一個特色。

但前提是要干凈,所以周皇帝可以下達命令,讓這些房屋擁有者自行修繕。

但是這修繕之人,必須指定。

統一風格,問題可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