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清早,將昨晚那男人壓到林芙面前的不是曹明,而是余源。

  曹明兩手空空地跟在后面,臉色不是很好。見林芙看過來,他沉默了下,解釋說:“昨晚這人跑的時候小余就追上去了,我趕到后人已經被綁好了。”

  林芙略微點頭,“是他。”

  余源出聲問:“要刀嗎?”

  林芙有些意外,她還以為會是“槍決”。

  “槍也可以。”余源將配槍從自己腰間的戰術帶上取下,抬手遞給林芙,雙眸清亮,“我可以教你用它。”

  林芙搖搖頭,淡淡地:“不必浪費子彈,我的刀也很快。”

  她垂眸看向被堵住嘴,正“唔唔”著渾身發抖的男人,輕聲說:“很快就結束了。”

  天光亮起后,臨時營地便逐漸蘇醒過來,這時空地上已經有了不少人,都在悄悄往這邊瞟,像是想看看曹明他們會不會說到做到。

  尚在猜測時,便猝不及防地看見那少女利落拔刀,反手握著,隨臂一揮——

  男人的聲音霎時戛然而止。

  “砰。”

  他歪倒于地,脖間的那道紅線如細小溪流般,在他身下漸漸匯出血泊。

  ...的確是很快的刀。

  臨時營地瞬間變得更安靜了,車隊里的人不自覺地縮起身體,跟鵪鶉似的不敢作聲,像是怕被誰盯上一樣。

  離得很近,直面這一切的余源和曹明更是有些愣神地盯著少女看。

  不同的是,其他人感受到的是對人命的漠視、心里生出來的是畏懼,他們卻...獨覺悲憫。

  感染體對血腥味比對活人更敏感,林芙凝出一小粒火苗,如法炮制地銷毀了尸體。

  她轉身往回走,波瀾不驚地拋下一句:“盡快啟程。”

  這么多人聚在這里休息了一晚,又發生了流血事件,已經有幾只摸過來的感染體被搜救隊負責警戒的隊員解決掉了,之后只會越來越多,不想被包圍,就得盡早出發。

  余源回神,應了一聲。

  他看著林芙的背影,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異能者稀少,之前他一直不覺得沒覺醒異能有什么,現在卻...開始有些不甘心。

  他想變強。

  “別看了。”

  余源轉身看向曹明,曹明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余源:“你好像..變了很多。”

  曹明微愣,想起了什么,表情略微柔和下來,“因為我被赦免了。”

  “這是新生。”他看向余源,似帶著一點優越感,“你不會懂的。”

  余源瞥了他一眼,轉身走向搜救車。

  不。

  他想著。

  我是懂的。

  但他不愿意同別人說。

  好像只要這樣,那些美好就能獨屬于他。

  “...幼稚。”

  余源低聲笑罵自己一句,那雙大且明亮的眼睛卻也盈滿了燦爛笑意。

  但是,十八歲的初次心動,幼稚有一點又怎么了?!

  他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自昨天下午便罩在身上若有若無的壓抑驟然一清,感覺身心都愈發輕快起來。

  他決定了,要找個機會就昨天車上的事向少女道歉,然后...表明自己的喜歡,正式追求她!

  這一刻,他心中驟然生出無盡的、對未來的期盼與希望。

  哪怕身處末世,窗外響起感染體的嘶吼聲,他卻仿佛已經看見了朝升的暖陽。

  ……

  搜救隊繼續往前執行任務,車隊也繼續跟在那輛栓有紅布條的車輛后面。

  一切似乎與往常一樣,沒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征兆。

  但達到臨界點后,“常態”終究會被打破。

  這么多人一起行動,還開著車,太“吸仇恨值”了,又因為戰斗力遠遠無法補足人數劣勢,于是被吸引過來的大部分喪尸都“滯留”了下來,導致車越來越難以開動,破窗、損壞車體的風險也大大增加。

  搜救隊開在最前面,還沒有到達下一個小區,就被蜂擁而至的感染體圍得有些走不動道。

  “都縮回去!”張偉山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