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夏蓉喜滋滋地往里走,心中暗暗準備好了措辭,打算在封靜柔面前刷好感。

  卻在進屋的時候,猝不及防地看到了一位陌生的美少年正在和封靜柔愉悅地說些什么。

  夏蓉不由咯噔一下。

  這也太不是時候了!

  好不容易進屋了,怎么還有其他人在呢?

  這要她怎么刷好感呢?

  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夏蓉飛速運轉大腦,以便盡快想出個辦法來。

  夏清夢注意到夏蓉來了,不經意地朝她看了一眼。

  夏蓉的瞳孔瞬間放大,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眼前的美少年唇紅齒白,淺色的瞳孔折射出似有似無的清冷。

  一瞬間,夏蓉仿佛聽到了耳邊有花朵綻開的聲音。

  她以前怎么不知許家還有美的這般雌雄莫辨的少年?

  夏清夢看了眼夏蓉,回過頭,禮貌而謙讓地站起身。

  “靜姨,看來有人來找你了,我先回屋了。”

  夏蓉見到那么帥一美少年,突然還不好意思了起來:“不用不用,你們先聊。”

  封靜柔招呼道:“反正也快到飯點了,那就一起吃個飯唄。”

  夏清夢適時地沉默幾秒,答應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夏蓉也跟著重復了一句。

  封靜柔笑道:“客氣啥呀,都是一家人,飯都是你爸做的,當然要一起吃飯了。”

  正端著菜往餐廳走的許星河:……

  就……怎么說呢?

  他的老母親還挺入戲哈?

  夏蓉瘋狂地偷瞄夏清夢和許星河,猜測兩人的身份與關系。

  這居然是一對父子嗎?

  可是看著也不是很像啊?

  但也有可能長相隨母親。

  說起來今天也沒看見許家家主,難不成……眼前這個做飯的男人是封靜柔的姘頭?

  夏蓉覺得自己可能正巧撞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三公主,我這前幾日身體有恙,所以招待不周,希望今天這些飯菜合你胃口。”封靜柔又柔聲對夏蓉說道。

  “沒有沒有,哪有的事,這些菜看起來就很美味。”夏蓉連連擺手。

  桌上的菜肴都是許星河從空間里直接拿出來的,搜羅了世界各地的美食,還精心做了搭配,色香味俱全,不美味才怪。

  做飯是不可能做飯的,時間那么趕,現做根本來不及。

  封靜柔表面看著頗為從容,也確實被桌上的菜肴驚艷到了。

  兒子以前是那種對美食很熱衷的人嗎?

  封靜柔心中不由反思。

  果然還是聚少離多太頻繁,如今她連自家兒子的喜好都拿捏不準了。

  就坐的時候,夏蓉注意到許星河都不用經過封靜柔的準許,就能直接入座,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不管他們之間是什么關系,至少肯定是關系匪淺。

  若是討好封靜柔不得,討好這對父子也未嘗不可。

  當然如果有的選的話,她肯定更愿意去討好眼前這位氣質清冷的美少年。

  作為情敵,夏清夢對夏蓉不要太了解,只需要用余光輕掃到夏蓉低眸亂瞟的眼神,就知道她心里定然在打小主意。

  不過,這剛好算是正中下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