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根據獲得的證據,再回想夏蓉那般討好許家的態度,不難推測皇室內部必然已經不堪入目。

  說實話,守了這么多年的帝國到頭來就是這樣一副爛泥扶不上墻的樣子,著實令人心寒。

  “我想,帝國的百姓有權利知道皇室的真相。”夏清夢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心情,哪怕她是皇室的公主,也愿意去協助起義軍。

  該大義滅親的時候,就該大義滅親,為了不讓千千萬萬的人民繼續受苦,不該待在其位的人就該被踢下去。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人民群眾的力量是強大的,帝國需要由百姓重新建立一個更合理的制度。

  “這樣會不會對你有不好的影響?”封靜柔還是挺擔心夏清夢的身份,就怕她里外都不好做人。

  “沒事,這本就是我自己應該面對的問題,我可以做到的,靜姨你就放心吧。”

  封靜柔撇了一下嘴,佯裝生氣:“怎么現在還叫我姨?該改口了吧!”

  “媽!”夏清夢連忙補叫了一聲。

  封靜柔這下滿意了。

  “唉喲,現在這情況,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結上婚……”封靜柔為現狀感到頭疼。

  眼下需要解決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

  總感覺離結婚越發遙遠了。

  兩位當事人倒不覺得有什么,反而開始商量起了如何揭露帝國皇室所作所為的事宜。

  夏清夢覺得最好的是把所有證據交由許星河的父親,也就是如今的起義軍指揮官。她和許星河可以在恰當的時機出面,讓這些證據錘上加錘。

  某種程度上,這絕對是煽風點火的最佳方式,以她和許星河在帝國積累的名聲,輕易可以掀起波瀾。

  但是想法歸想法,真的實現起來就怕會阻礙重重,誰都不能保證一定會成功。畢竟人一旦多了,這中間難免會出現一些攪屎棍。

  封靜柔聽著兩人的談論,猜到了一點:“你們兩個,不會剛回來就又要走吧?”

  許星河:“哪能呢,這頂多叫帶清夢見見爸對吧?”

  封靜柔白了他一眼:“算了,你們年輕人真是越來越有想法了,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總之要注意安全。”

  “謝謝媽!”兩人異口同聲。

  封靜柔制止道:“慢著,先別謝我,走之前,先給我在家里待上一陣子。什么都沒準備好就走?”

  許星河討好道:“怎么會呢媽,我們才不是那樣馬虎的人。”

  封靜柔嫌棄:“干嘛干嘛?別以為你撒嬌有用,男子漢撒什么嬌?”

  許星河見狀換夏清夢上。

  “媽,你就放心吧,我和星河都很謹慎的,不然也不會活著回來了,對吧?”夏清夢眨了眨眼,兩只大眼睛忽閃忽閃的,

  封靜柔被眼前的可愛擊昏了,只是一個勁兒地笑呵呵:“對對對!”

  許星河垮起了臉,沉默聲震耳欲聾。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雖說兩人一直待在塞斯塔,但一點也沒閑下來。

  光是三艘戰艦的維修補給就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

  除此之外,告知艦員們接下來的行動計劃也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艦員們東躲西逃糙了這么久,之后的起居飲食都要重新調整,以保持最好的狀態。

  聽說要打帝國皇室去了,艦員們都士氣十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