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媽咪!”墨朝暮的心也是一沉,然后連忙叫道。

  “嗯?”沈鳶頓住腳步,朝著墨朝暮看過去:“怎么了?”

  “媽咪你還不去睡覺嗎?”

  “這就去。”沈鳶收回視線,然后離開墨朝暮的房間。

  就在剛剛,她還以為洗手間里有人呢。

  大半夜的,還是在墨朝暮的房間,哪來的什么人。

  沈鳶離開之后,薄擎才從洗手間里出來。

  “大壞蛋,我媽咪已經走了。”墨朝暮說。

  “嗯。”薄擎看著門口的方向。

  “所以你講故事的聲音要小一點,要不然你就會被發現了。”

  “好。”

  薄擎到床上,繼續給墨朝暮講故事。

  一直到墨朝暮睡著,他的聲音才漸漸停下來。

  看著懷里的兒子,薄擎不知道下次見面會是什么時候,希望不會太久。

  薄擎是天剛蒙蒙亮的時候走的,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來e國,才會見到沈鳶和墨朝暮了。

  在走之前,薄擎還悄悄的親了親他的額頭:“暮暮,再見。”

  薄擎的飛機是上午的,從墨家離開之后,他就去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

  e國首都的機場是在郊區,大半個小時的車程,薄擎到的時候,上午十點。

  飛往z國的航班還有一會,薄擎在那邊候機。

  他沒想到,一個人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就這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這就要走了?”女人的聲音是那么好聽,盡管是戴著口罩,通過半張臉也能看出那絕世容顏。

  薄擎沒想到沈鳶會出現在這里,機場那么大,真的是她,就這樣在自己面前。

  “你是要去哪?”

  “我不去哪,我就是找你的。”沈鳶來的目的也是非常的明確。

  “所以你是打算背著我,就這樣悄悄的走了是吧,然后再也不回來,再也不出現在我面前了。”

  “我沒有這樣的打算。”

  “那為什么你離開都不和我說一聲?”

  她還是從別人的嘴巴里才知道的,這個別人,應該是斯頓。

  今天早上,她的手機里多了一條信息,意思就是薄擎是今天的飛機離開。

  只有這么一句話,沒有任何航班信息,也不知道時間點。

  沈鳶只能靠著飛往z國這一個信息,早早的在這里蹲守,她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個男人的。

  “上次還說要對我負責,你就是這樣負責的?”

  “承認一句喜歡我,有這么難嗎?”

  沈鳶緊逼著,完全沒有給薄擎逃離的機會。

  “我沒有……”

  “沒有什么,你敢說你不喜歡我嗎?大名鼎鼎的k先生,原來也是不敢承認嗎?你要是不喜歡我,為什么會幫我那么多,你別找什么借口說是補償我,在那之前咱們還沒發生關系呢。”

  沈鳶有這種感覺,她覺得這個男人是喜歡她的。

  不是她自戀,是那種很微妙的感覺。

  “會悄悄的跟在我身后怕我出事,我病了也會給我做飯,還半夜悄悄來看我,怕我有危險會安排人保護我,這些,你難道都要否認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