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男人太高了,沈鳶踩著高跟鞋仰起頭,剛好能吻住她。

  只見男人眸色幽的加深,眼瞳里的火苗已經在熊熊燃燒著。

  他在很極力的克制,可是這個女人卻偏偏要擊破他的所有防線。

  沈鳶如果此時低頭,就能看到男人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沈鳶吻的很深,她就是要強行侵占,要讓這個男人潰不成軍,不讓他當縮頭烏龜。

  他的身子那么僵硬,呼吸都粗重了好幾分,嘴巴可以硬,但是身體的反應是騙不了人的,他明明就是很有感覺。

  她完全沒有小心的試探,直接就是攻略城池。

  這樣的她,大膽熱烈,怎么能讓人不喜歡呢。

  薄擎掐著自己的掌心,克制著想要把她摟在懷里的沖動。

  他沒想過她會追來機場,也沒想過她會在這里強吻自己。

  沈鳶就這樣親吻了他好一會,看著男人還是不為所動,她終于放開了他。

  她伸出白嫩的手指,準確無誤的戳著男人心臟的位置:“所以,現在感覺到了嗎?”

  薄擎呼出一口濁氣:“我沒有感覺。”

  “k先生可真是說謊不眨眼,你的心跳有多快你自己不清楚嗎?”

  薄擎:“……”

  沈鳶的手十分不安分,她的手指一路順著薄擎心臟的位置往下。

  他穿的不多,薄薄的衣服下,都能感受到那肌肉勃發的力量。

  順著腹肌的溝壑,來到他皮帶的位置。

  沈鳶的手指直接在那打了個圈:“k先生這分量好像有點沉甸甸啊,這也能說是沒感覺?”

  男性最直觀的特征,在西褲的包裹下,和剛剛已經不是一樣的大小了。

  還說沒感覺,簡直就是死鴨子嘴硬,這一方面,他和薄擎是真的很像。

  薄擎就是這樣一個性格,不管背負著什么,他總是會自己忍著,誰都不告訴。

  就如同當年時歡和她爺爺的事,在他們中間造成了多少的誤會,可薄擎只會說狠話,真是半點都不會哄人。

  如今,他還是這樣。

  薄擎深吸一口氣:“沈小姐長得漂亮,相信任何男人都會有我這樣的反應,這只是克制不了的生理而已。”

  “是么,照你這么說,我是不是該去找幾個人試試,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同k先生說的那樣。”

  沈鳶的睫毛輕顫著,嘴角微微勾起,眼里帶著一絲嘲諷的笑意,簡直就是一只小狐貍啊。

  就在這時,那邊已經傳來薄擎航班開始登機的廣播。

  薄擎說:“我要走了,你回去吧。”

  “話還沒說完呢,急什么,所以我上面說的,你到底愿不愿意,我不管你的過去,我只要你的將來,我不管你現在的身份地位,我只要你這個人!”

  沈鳶打直球,十分颯爽:“我最后問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這是我給你的最后機會,你要是拒絕,以后我不會再問這樣的問題了,我們倆再也不會有以后。”

  這對薄擎來說,實在是太難了。

  一切沒有塵埃落定,他不會冒這個險。

  他做事從來都是有萬全的把握在行動,他舍不得把沈鳶推到風口浪尖,哪怕是沈鳶恨他。

  薄擎的唇張了張,最后給出一個答案:“至少現在不行。”

  說完,他推開沈鳶,大步的走向了那邊的登機口。

  沈鳶看著男人的背影,至少現在不行?

  那就是說,以后可以?

  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