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加速前進!直奔同官縣!”

  “拋棄暫時不需要的物資和輜重!”

  在江寒的命令下,兩百多名最為精銳的騎兵出列,丟棄不必要的物資。

  “陳亮,你率領其余白虎軍全速前進。”江寒道。

  “末將遵命!”陳亮高呼道。

  江寒當即率領兩百騎兵,馳騁北上。

  在甲馬點燃之后,騎兵的速度果然加快,速度恐怕己經達到了八十公里每小時。

  這般快的速度令江寒有些驚訝,這種異術簡直太適合軍隊的奇襲了。

  此處離同官縣其實已經不遠,只有差不多兩百里的距離,但正常速度也要到第二天才抵達。

  但此刻卻跑馬如飛,在天黑之前就遠遠看到了同官縣。

  江寒眼睛一凝,遠遠望去,只見同官縣外已經圍滿了叛軍,黑壓壓的一大片,此時此刻正在猛烈的攻城。

  江寒道:“下馬,砍下樹枝,捆綁于馬尾之上。”

  左側便是一處山林,白虎軍固然不解,但軍令如山,兩名百夫長當即帶著人砍下樹枝,依法行事。

  很快,每匹駿馬的馬尾上皆綁上了樹枝。

  江寒:“全軍聽令,隨我襲殺叛軍左翼!殺!”

  隨著江寒一聲斷喝,白虎軍發一聲喊,縱馬朝著叛軍左翼沖殺而去。

  此時此刻,同官縣中的守將已經幾乎絕望,自昨日開始,叛軍便發瘋一般攻打同官縣,同官縣本就是易攻難守的縣城,若非有禁軍這等精銳在,早已被破了城。

  “嗖!”

  許月眠站在城墻上,一劍格開了迎面射來的一枝利箭,抬起頭來,身旁的一名士兵已經被一箭穿顱。

  再一瞧,城門已然搖搖欲墜,隨時都會倒下。

  “哥哥,要守不住了。”許云愁焦急地看著許月眠道。

  許月眠咬牙道:“守不住也得守!”

  若讓叛軍攻陷同官縣,殺將進去,那就真的是天崩地裂的局面。

  就在這時,城下叛軍一聲高喊,撞車重重的撞擊在城門之上,瞬間城門轟然倒塌,城破了!

  “城破了!殺進去!”

  “彌勒救世,諸君隨我殺進去,殺了皇帝!”一個行者高呼一聲,手挺戒刀,便帶著大乘教門人向前沖殺而去。

  此番叛亂,赫然也有大乘教的份。

  便在城門軍民陷入絕望之際,忽地聽到震天駭地般的馬蹄聲,抬頭一看,只見一批騎兵自叛軍之后殺了過來,飛沙走石,黃沙滾滾,仿佛有千萬的人馬。

  叛軍的主將吃了一驚,回頭一看,就發現背后竟然有騎兵殺來。

  是我方的人,還是對方的援兵?

  不對,這是對方的援兵!

  燕王殿下不是說不會再有援兵嗎?

  叛軍主將這一驚非同小可,黃沙滾滾,殺聲震天駭地,這到底有多少人?

  “全軍聽令,列陣迎敵!”

  軍隊廝殺可不是一對一的殺,而是形成陣法的推進,這些叛軍雖說并非真正的軍隊,但也練習過陣法,當即列陣以待。

  “將軍,恐怕有數萬敵人!而且都是騎兵!”

  那黃沙漫天的畫面,實在太過駭人,雖然己方的人數也有數萬之眾,但是白虎軍此刻的氣勢卻直接壓倒了叛軍。

  叛軍主將喝道:“殺!給我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