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鈴鐺?是娘的小鈴鐺嗎?!”

  范清竹在客棧門口來回張望,已經等了很久了,晚風瑟瑟,但也比不過她心里的涼。

  看向門外的每一眼,她都希望是嫣然帶著她的女兒回來了。

  沒想到,范清竹看見兩個身影走過來,其中一個身影她很熟悉,那就是嫣然。

  范嫣然還未走近,她就看見了嫣然懷里的小小身影。

  范清竹欣喜若狂,她連忙跑過來。

  路上怕鈴鐺再著了涼,所以范嫣然和秦戰淵是走著回來的。

  這一段時間里,鈴鐺已經拽著范嫣然的衣服睡著了,夢里不太安穩,小小的眉毛還皺在一起,小嘴巴抿著。

  鈴鐺聽見范清竹的聲音,猛然驚醒,眼睛眨巴眨巴就紅了,轉身看見娘親朝自己跑過來。

  “娘親,娘親。”

  范清竹連忙從范嫣然懷里接過鈴鐺,抱在懷里心疼地親親。

  “嫣然,嫣然,謝謝你,真是謝謝你!”

  范清竹抱著鈴鐺,轉身又抱了抱范嫣然,又查看了一下范嫣然的身上有沒有什么傷,才徹底放心下來。

  腦子和心情都冷靜下來以后,范清竹才發現旁邊的秦戰淵。

  “這是?”

  范清竹向著秦戰淵笑笑。

  “他姓秦,就是他剛剛幫忙救下了鈴鐺。”

  范嫣然頓了一下,還是繼續開口道,“也是我在京城的朋友。”

  秦戰淵聽見范嫣然的介紹,眼底不自覺的流出了一抹笑意。

  “真的嗎?謝謝你!謝謝秦公子!”

  范清竹本來就覺得秦戰淵就長得玉樹臨風的,結果聽見他說是鈴鐺的救命恩人,范清竹一下子對秦戰淵的印象就更好了。

  這一晚上,范清竹極其熱情,把秦戰淵都快給搞懵了。

  一如之前被白素梅熱情嚇到的夏之湄。

  等到第二天,夏之湄打著哈欠下來,一眼就看見了大堂里面和范嫣然一起坐著吃飯的雋秀身影。

  ?

  夏之湄嚇一跳,連忙噠噠噠跑過去。

  直到伸頭看見那一張熟悉的臉龐。

  “嚯!居然真的是你,你怎么跑這里來了?不會是因為嫣然吧?”

  夏之湄調侃地看了一眼秦戰淵。

  又用八卦的眼神瞄一眼范嫣然,再瞄一眼秦戰淵。

  秦戰淵無奈的笑笑。

  “還真讓你失望了,我來到這里是公事。”

  是個巧合,也算是個緣分。

  “你之前的事跡,我還幫你跟嫣然說了呢。”

  夏之湄朝著秦戰淵眨了眨眼睛,小聲地說了一句。

  秦戰淵:?

  什么事跡?

  夏之湄看見他這個表情,簡直就是恨鐵不成鋼。

  “就是你揍了范紫茹的事情啊!做了就要說啊,你不說,嫣然怎么知道?嫣然不知道,怎么領你的情?!”

  夏之湄在心里偷偷罵了一句傻子。

  京城里盛傳秦戰淵聰穎過人,她也只敢在這時候罵他一句。

  明明在京城的時候,那么囂張,偏偏遇到嫣然的事情就沉默不語,做了什么事情也不說。

  搞什么默默守護的戲碼呢?

  偏碰上嫣然也是一個心大不開竅的。

  哼,這個家沒有她可怎么辦!

  秦戰淵倒是沒有什么反應,“也不必說,我與嫣然這么久的交情,她把嫣然激出了京城,我定是要找她算賬。”

  范嫣然沒有聽出秦戰淵的殺意,只覺得他還是那個自己認識的肆意少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