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怎么了這是?”昊陽笑了笑,看著風堯。

風堯搖搖頭,“沒事,沒事,可能,是我做了個夢。”

夕夢嘲笑了他一聲,“切,你都堂堂妖王了,還做夢呢!”

他傻笑幾聲,難得的沒有開口辯駁夕夢。

“那我們趕緊進去吧,這些日子都不錯,你幫我選個日子。”

“我要選個最好的日子拜神君為師。”

夕夢輕快的語氣,在風堯耳邊響起。

可是風堯卻沒有邁動步子。

他看見,夕夢的脖子上,掛著一個月牙項鏈。

那是昊陽臨走前給夕夢戴上的。

這一切,都不是夢!

“師父。”風堯叫住“昊陽”。

他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什么?

是幻境,還是昊陽留下的虛影?

他已經什么都思考不了了。

“昊陽”轉過身,看著風堯,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看著風堯,眼光中有些深深的留戀與不舍。

那是風堯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神情。

“風堯,你要記住,這世間萬物,都有他存在的理由和信念,護住魔氣之源,我會回來的。”

隨后,他的身體慢慢開始消散,整個燎原山都開始慢慢消散。

風堯在心中喊著不要,嘴巴卻說不出話來。

只能眼睜睜看著眼前的一切都慢慢消失。

就像他自始至終,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一樣。

為什么短短時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噗通。”一聲,耳邊傳來水聲,四周濺起水花。

過了一會,風堯才反應過來,他根本沒有回到燎原山,而是還在大海中。

他終于因為體力不支,掉進了海里。

所有的靈力在那一剎那都失去了作用。

他心里想著,這樣也好,他實在是有點累了,就這樣吧。

水聲越來越大,慢慢將他淹沒。

對了,他一直沒說,其實他也很討厭水。

好像這是鳥類的天性。

總是討厭水,卻總要不厭其煩的越過海面,一次又一次。

當初他就是在一片遼闊中,越過海面,卻體力不支,被昊陽撿了回去。

真是,對面明明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為什么要那么努力呢?

身體突然被拎起,眼前出現了一道朦朧的紅色。

隨即,風堯感覺自己像是在海中打了幾個滾。

然后在空中跌跌撞撞,落到了地面上。

他睜開眼睛,是夕夢。

他身上也濕漉漉的,剛才竟然是他將他從海里拖了出來。

真是奇怪,這人平時不是也是最討厭水的嗎?

不過,他沒有開口詢問,反而覺得自己忘記了什么重要的東西。

夕夢沒有整理自己身上的羽毛,他抬頭看著天空,眼神一片孤寂。

風堯不明白,也抬頭看著天空。

隨后,他聽到夕夢的聲音沒有起伏,也沒有任何語氣的說。

“風堯,神君是走了嗎?”

所有的感官在那一刻被徹底打開,風堯這才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

他想起來了,昊陽正在和眾神大戰。

是了,他還墮入魔道了。

天邊一片混沌,漫天繁星竟然在日間開始墜落。

剛剛他入眼的一抹紅,也不是晚霞,而是夕夢羽毛的顏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