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救我……別、別丟下我,我不想死……”

  漫天的火光中,女孩艱難地爬起,又重重摔下,濃煙不斷從口鼻涌入。

  她嘴唇干裂,用盡最后力氣抬起手,“還有我……”

  視線里,眾人用打濕的衣服牢牢護住另一個女孩,環抱著她,頭也不回地越來越遠……

  咚!

  顧初猛地睜開眼,茫然地看著天花板。

  稍稍動了一下,疼得她立馬擰眉。

  低頭一看,身上穿著病號服,一身擦傷撞傷,皮膚像被油炸過,火辣辣的痛。

  她記得她在火里窒息而亡,魂魄被一只鬼帶著走錯路,去了另一個地方。

  怎么又回來了?

  門外,兩個人在說話。

  “媽,你為什么要救顧初那個小賤人?她害我在朋友面前出丑,死了不是正好?”尖酸刻薄的聲音,是她的姐姐,顧思妍。

  “女兒啊,顧初不能死。她還有用。”

  “為什么呀?”顧思妍聲音里滿滿的不甘心和委屈,“她只是個養女。媽,你不會真的喜歡她吧?”

  “傻丫頭,我只有你一個女兒啊,我對顧初那都是假的。”

  “我們又不可能白養顧初十八年。”顧母滿滿的疼惜,“這些年,你不用努力就能考得很好,輕輕松松就當上學生會會長。現在你已經考上南大,即將和沈家訂婚,我終于可以告訴你真相。”

  手撐在病床上,指尖泛白,顧初冷笑又冷笑。

  原來是這樣……

  顧思妍小時候體弱多病,反復住院,怎么治也不好,大師說這是她前世的因果,所以顧家從人販子手上買下了和顧思妍八字相合的她。

  看到顧思妍不再生病,而她卻日夜咳嗽,睡不好長不好,顧家開心極了。

  但漸漸變得貪心,除了健康運,他們威逼利誘,讓大師把兩人的學業運,愛情運全都相連……禍水東引,而厄運只會留在她顧初身上。

  難怪她會沒有一點跡象地發高燒,無端身體疼得死去活來,卻查不出原因。

  難怪她認真聽講,通宵學習,坐上考場,大腦卻一片空白,好多次都迎上恩師失望的目光。

  這對母女有說有笑地進來,一看到她,臉色立刻僵住。

  “初初,你醒了,身體好點沒有?”顧母徐燕臉上依舊掛著溫柔和擔心。

  以前最奢望的親昵,現在聽到,只覺得惡心。

  顧初冷淡地勾了勾唇,“別裝了。”

  顧思妍驚慌了一瞬,很快,更加理直氣壯地大喊起來,“顧初,媽關心你,你這什么態度?我們顧家給你吃,給你穿,怎么養出你這么個白眼狼?”

  又來了……從小到大,顧思妍就是拿這套綁架她。

  說顧家能養她,已經算是仁至義盡,理所當然地讓她拎包,幫做作業。

  上學的時候,拿打火機燒她的頭發,甚至想燒她的身體,大冬天把她推進池塘里,還說這是她欠顧家的,她人都是顧家的,這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