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偏巧,旁邊謝雋辭還在那陰陽怪氣地說,“傅少,你就答應了唄。”

  “……”嗖嗖嗖,像是有無數只暗箭朝他襲來。

  他毫不懷疑,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他的工作和生活都會遇到莫大的阻礙,而這始作俑者都會來自同一人。

  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得罪謝三少,絕不可能有好下場的!

  “傅先生,我只是要你在凱銘和江路交叉處的那塊地,你確定不能給我嗎?”宴初滿臉狐疑,“那塊地現在市價才一千萬,可是遠遠不到五千萬,難道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傅知行渾身石化如雕塑,片刻之后,他猛然反應過來,猶如劫后余生一般開懷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笑得止都止不住,“你只是要我家的那塊地做報酬?你對我感興趣的點就在那里?哈哈哈……”

  宴初疑惑看著他,“不然呢?”

  然后又看著謝雋辭,因為有讀心符的關系,所以能看穿他在想什么,倒是很莫名,為什么要一塊地,謝雋辭這么不高興。

  不過現在他肉眼可見地又開心了,殷紅的唇瓣上揚著,毫不掩飾。

  傅知行笑完之后,擦了擦眼角,又表示擔憂,“你確定要那塊地?”

  他神秘兮兮的,半張俊臉像是隱匿在了陰影里。

  郁唯:“凱銘和江路交叉處的那塊地……”

  喃喃自語間,郁唯猛然醒悟過來,瞳仁緊縮,“就是那塊地!”

  那塊地的傳說,他也聽過!

  明明處在一環和二環的交界處,卻成了爛尾樓很多年了。

  這事要從1985年開始說起,就在這凱銘和江路交叉處的地下通道,接連發生了兩起命案。

  那兩起命案過后,沒多久,那塊地就建成了一座新星百貨大樓。

  那年頭百貨大樓本都應該生意很好的,但是新星百貨大樓的生意一直都不好,門可羅雀,據去那里的客人說,炎熱的夏天進去,里面沒有風扇,還是涼颼颼的。

  更詭異的是,去新星百貨大樓的營業員也是,隔三差五就生病,要不就出點小事故。

  于是老板聽從算命大師的吩咐,就在那百貨大樓的門口建了兩座巨大的雕塑,用來辟邪。

  情況稍微好轉一點,但是百貨大樓的生意仍舊不好,入不敷出,沒過多久,那座百貨大樓就荒廢了。

  百貨大樓的地下通道,有晚歸穿行的人說,經常會聽到空蕩蕩的地下通道里傳來女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別的地下通道晚上都熱熱鬧鬧的,有駐唱歌手,有流浪漢,只有這里,冷冷清清。

  還有路人親眼看到,路過的流浪狗停在入口處,正準備進去,恍惚間像是看到了什么,那野狗渾身炸毛,像是被過了電似的,而后狂吠著跑開了。

  所以越傳越邪乎,時間長了,那地下通道就荒廢了,哪怕白天也沒人敢經過。

  后來總是有不信邪的,畢竟這可是上京市一環二環交界的地方,隨著上京市的房價越長越高,這寸土寸金的地方放著那么大一幢爛尾樓,終究是不像話。

  于是在政府的協調下,這塊地的原主,也就是新星百貨大樓的老板也愿意低價出售。

  這時候,冒出了一位沈家的少爺,他始終認為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在其他富商躊躇時,他義無反顧地拿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