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尚奕雯:“不是你想的那樣,想找我室友的人多得如過江之鯽,她根本不缺。”

  尚婷瀟卻不怎么肯信,她們財大的女孩子都是很有生意頭腦的,所以會有人在寢室開展一些業務,比如說做便利店,美甲,還有代拿快遞,代搶課之類。

  大學生不就是做周邊生意嘛,熟人之間口口相傳。

  她這也算是照顧奕雯室友的生意,她怎么可能還有往外推的道理?

  至于外面的人常說他們大學生眼神帶著清澈的愚蠢,誰會信她們大學生啊。

  宴初看向尚奕雯,沖她點了點頭,尚奕雯驚了,她就是怕初初太累,畢竟她要開玄學直播,還有游樂園的事,所以才沒跟她說的。

  否則開了這個口子,大家都來找她了。

  但沒想到宴初居然答應了。

  尚奕雯驚喜之余又趕緊沖著堂姐交待道,“行,堂姐,我到時候安排你們見面,但我室友可是個玄學大主播,你長話短說,對她客氣點。”

  …………

  三人的會面安排在一家兩所大學中點處,一家商業街的kfc,這是尚婷瀟決定的地方。

  尚婷瀟很早就到了,看到她們兩人進來。

  “小宴。”尚婷瀟更是自來熟地朝她們招手。

  尚奕雯差點一口口水噴出來,不是跟堂姐說了,要對宴初放尊重點嗎?

  她對大師就是這么個稱呼?

  一落座,尚婷瀟就將兩杯九龍金玉輕乳茶推給她們,眨眨眼,“不是我們吃不起豪華的,只是kfc更有性價比。我團購的券薅羊毛,才九塊九兩杯。”

  宴初點頭,“我不挑。”

  尚婷瀟默默打量著對面的宴初,這姑娘真漂亮啊,她也在一家直播孵化器公司實習。

  目前最厲害那家公司最厲害的主播日賺上萬,都沒有眼前的女孩這么漂亮,她漫不經心地問,“怎么決定要做玄學主播呢?”

  “我只擅長這個。”

  “哦。”

  尚婷瀟發現了,這姑娘雖然長著純欲掛,其實是個直女哦。

  她嘛,那問題說大也不大,所以就僅僅只是抱著關照堂妹室友生意來的,倒也沒準備真的解決問題。

  饒是尚奕雯擠眉弄眼,讓她抓緊時間,畢竟初初的時間是很寶貴的,而尚婷瀟也沒往心里去。

  這時,宴初主動開口了,她已經觀察對方的面相許久了,“你所求的,應該和你的財運有關。”

  尚婷瀟因為吃驚,唇瓣微微綻開。

  可轉念又想到,這不是算命先生的固有話術嗎?

  她之前也算過命,不算全信,也不算不信。

  做生意的人多少都要拜關公什么的。

  但她總覺得吧,算命厲害的高人少,而且珍貴,絕不可能出現在大學這種地方。

  有些半桶水的算命先生,那就和心理醫生沒差別。

  于是,尚婷瀟攥著吸管的手指松了松,笑著說,“妹妹,我是天秤座,你能看得出什么?”

  星座的分析就是對應心理學,再加一點點占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