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重瞳,有看破一切虛妄之能。

  這方世界,機緣繁多,其中,也有很多隱藏起來,靜待有緣人的光臨。

  而在莫妄雙眸倒映之中,能夠看到,在下方就有一處秘地。

  它明明坐落于此,但卻是透明的,不被任何人發覺,旁人看去,目光直接穿過,什么也沒看到。

  但在莫妄眼前,卻可以清晰看到其中的景象。

  那是一處不算大的空間,只有一處青石平臺,四周刻有龍凰等異獸形狀的石雕。

  最中心處,有一池涅槃液,生機勃勃,瑞霞璀璨,有無窮神力蘊藏其中,寶光十足。

  其中,一個少女赤著身子盤坐其中,正是云族圣女,云清兒。

  她正在其中閉目修煉,吸收涅槃液中的靈精神粹,而且,很巧的是,在莫妄目光探過的同時,她也在此刻功成。

  輕呼一口氣后,云清兒睜開雙眼,稚嫩的臉上帶著喜色,借助涅槃液,她本來消耗嚴重的本源徹底恢復。

  發絲中的幾縷銀白,也恢復如初,修為也是大漲。

  而后,她緩步走出涅槃液,雖然未著寸縷,但因為這里只有她一個人,云清兒毫無形象的伸了個懶腰,接著嘀咕道:

  “也不知道金萱姐她們怎么樣了,唉,上哪去找呢。”

  然后,她突然神色一動,想起了什么,先是從須彌戒中取出衣物穿上,就看向涅槃液。

  “這里面還蘊含很多靈粹,不能浪費啊。”

  她一邊嘀咕著,蹲在地上,沿著青石一塊塊踱步,不時還敲打敲打,似是想要將其翹起。

  可惜,花費良久,還是撅起嘴放棄了,不論她如何施為,都是徒勞無功,青石平臺連一絲顫動都沒有。

  最后,只能放棄,換一種方法,這次成功了,云清兒毫不費力的將所有涅槃液收進須彌戒中。

  她露出滿足的笑容,但下一刻,卻是雙眼猛的瞪大。

  因為她赫然看到,在已經清空的池子底部,刻有一道道玄奧繁復的奇異符文。

  此刻在不斷閃爍發光,將周邊靈氣匯聚,繼而緩緩轉化為液體。

  雖然過程很慢,肉眼幾乎很難察覺。

  但這一幕,還是讓云清兒有些心驚。

  能夠直接將靈力轉化為涅槃液,這種手段,實在很駭人。

  她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這種神物不能帶走,實在太暴遣天物了。”

  但此時,云清兒也毫無辦法,只能先離開此地,另謀他法,反正,這處秘境一般人也尋不到。

  她走到青石平臺最邊緣,猶豫了片刻后,還是腳步一動,直接走出了這處秘地。

  稍早一些,外界。

  “交出傳承功法,給你一個痛快的,不然,呵呵,會讓你知道什么叫爽到升天。”

  一個身披金袍的修士,掐著女修士的脖子,將其舉到空中,冷聲道。

  同時,還用眼睛上下掃視女修士玲瓏有致的身體,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咳咳…我們神魂中都有禁制,你們不要妄想了。”女修士虛弱道。

  此刻,她連掙扎的力量都沒有了,但眼中還是流露出堅毅之色。

  很多勢力在將功法傳承給自家弟子之時,都會順便種下禁制,一旦傳承有泄露風險,禁制觸發,只要強行搜魂,就會自爆。

  為了自家傳承延續,這是非常普遍的做法。

  “果然又是這樣,實在可惡!”

  金袍男人把女修士甩到一邊,怒道:“大羅天界的勢力,都特么一個德行。”

  其他古圣界修士,也是心頭無奈。

  剛才,從男修士那里,也得到了同樣的消息。

  不止如此,先前他們也擒獲了諸多異域修士,基本都是這樣。

  本來這些異域修士,同境戰力就遠非他們能比,每次都是仗著境界和人數的優勢伏殺,但也都損失慘重。

  但最核心最珍貴的傳承功法,卻無法得到,實在很難受。

  女修士被重重摔在地上,大口咳血,嘴角卻微微勾起。

  在眼下這個必死之局下,能夠看到眼前這些人無能狂怒的樣子,很不錯。

  被稱作清羽的男修士,也是一樣,沒了半張臉的他,費力抬頭,看著眼前眾人,道:

  “哈哈,一群井底之蛙,未來,若遇到我人道宗的師兄師姐,必斬殺你等!”

  “找死!”

  此話一出,立刻讓古圣界眾人眼睛一瞪。

  “死到臨頭的犬吠,倒也有些惱人啊。”

  古圣界眾人中,一個閉目盤坐在地的白發老人忽的開口,同時睜開雙目,從其中射出一道熾盛光芒,直接將男修士的胸口洞穿。

  男修士大口咳血,仰躺在地,眼中的光澤漸漸消失,意識開始墜入無邊深淵。

  “清羽!”女修士走到他身邊,將其摟起,帶著哭腔道。

  “姐姐,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