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一日,剛好是周二,才剛過了教師節。天空下著不小的雨,把沒帶傘的孫榮淋了個半濕。在踏入A大文學系教學樓時,梳理有型的頭發和皮鞋上被弄出的泥污,依然沒能影響孫榮的美好心情。因他閨女孫妙妙寫的作品拍成了電視劇,收視率和口碑雙豐收,昨日大哥孫茂還特地送來了3618萬元的版權費及分紅。想著不過二九年華的閨女,還未出社會便有這般作為,作為父親的他,自然是與有榮嫣,走路都帶風。

  影視文學老師兼A大教務處主任的孫榮,帶著美好的心情往文學系一年級一班教室走去。此時上課鈴聲早已響過,教學樓走廊上已沒了人影。故而,前方那個身穿白T恤下身五分牛仔褲背著雙肩包的男孩子還在那不疾不余地走著,在孫榮眼里,就格外打眼。

  那男生一邊走一邊對著教室張望著,然后又繼續前行,孫榮見狀,便叫道:“哎,同學,你是哪個系的?”

  男孩回頭,沖孫榮一笑,模樣有些羞澀:“老師,我是文學系一年級一班的學生。我正在找自己的教室。”

  孫榮立即皺眉道:“啥?你連自己的班級都不清楚?怎么讀書的你?”這開學都十來天了,居然還有不知道自己班級的學生,這像話嗎?

  男孩子越發羞澀了:“家中出了點事,耽擱了,所以今天才來上學。不過我已有向學校請過假的。”

  老孫立即就想了起來,因為開學時,確實有西州教育局的人給他打過電話,一位叫林逸的同學,臨到開學時,家中唯一的親人去世,給奶奶辦喪,等辦完喪事才能來學校報道。

  A大這么多學生,身為A大教處務主任的孫榮,不可能記住所有學生,但這個林逸還是給了他比較深刻的印象。

  十八歲,西州人,五歲時父亡,六歲母改嫁,從小跟爺奶生活。盡管身世堪憐,但林逸仍是以589的分數線,以及體育特長生身份,特招入A大。臨近開學,其奶奶因病去世,當地街道辦通過教育局給他打了電話說明情況,并向他要了個助學金名額。

  查了林逸的資料,又有當地街道辦和教育局的說項,自然不會有假,正直善良的孫榮自然要給林逸開綠燈,在沒有書面申請材料的前題下,就給他留了個的助學金名額,不但減免學費,還給他安排了個勤工儉學的名額。

  老孫打量林逸,目側178的身高,瘦瘦高高的,長相白凈,看起來靦腆青澀,衣服背包鞋子,雖然普通,卻也清爽干凈。

  出于對林逸身世的同情,老孫對初次見面的林逸有了較深的印象,此刻見到本人,又見他形象不錯,并沒有貧困家庭出來的自卑畏縮和局促,看起來大方得體,便有了幾分好感和憐惜。便笑道:“原來你就是林逸,我正要去文學系,一起去吧。”

  林逸趕緊揚大大的笑容:“謝謝老師。”然后與孫榮一道并肩前行。

  老孫見他落后自己半步的距離行走,又見他肩背挺直,下巴平臺,不若大多數學生,因長年用手機過度而脖子前傾,弓腰佗背,越發喜歡了。

  進入教室,孫榮向大家介紹林逸,只說林逸是西州人,因家中有事耽誤,今天才來上學,請大家鼓掌歡迎新同學。

  文學系的女生居多,當然男生也不少,看到林逸本人,便熱烈地給予掌聲,表示歡迎。

  底下的女同學也分別交換自己的看法:“看起來還滿帥的。”

  “雖然與趙明陽還有一定差距,但這顏值還是滿耐打的。”

  “一看就是普通家庭出來的,豈能與我的白馬王子相比?”趙明陽的迷粉立即反駁。

  一些男生則小聲地嘀咕道:“又是個小白臉。”

  孫榮笑呵呵地對林逸道:“來,介紹一下你自己。”

  “大家好,我是林逸,雙木林,飄逸的逸,來自西州。很高興認識大家。”林逸的自我介紹中規中矩,沒有任何亮點,但也沒有怯場,不同于大多數貧困生普遍的自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