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梁牧之和人打架了。

  許梔接到派出所電話時,已經晚上十一點。

  宿舍樓有門禁,許梔要出去時,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難,末了阿姨像是慨嘆世風日下:“現在的大學生啊,姑娘家還這么不知道自重……”

  她知道阿姨是誤會了,但她也沒心思解釋,快步出去,冒著大雪在學校側門攔下出租車,去了派出所。

  保釋梁牧之需要辦手續,主要是填表和交錢。

  民警問許梔:“你和梁牧之是什么關系?”

  許梔遲疑了下,才說:“我是他發小。”

  梁許兩家是世交,許爺爺在世的時候,還和梁爺爺定了兩家孫輩的娃娃親,父母那輩也沒反對意見,默認了許梔將來要做自家的媳婦兒。

  所有人里,只有梁牧之態度模棱兩可,說他反對吧,每次被人調侃都只是笑,說他同意吧,私下里他對許梔從來沒說過在一起的話。

  他對許梔也不賴,但似乎始終拿捏著分寸。

  他這態度有時候不免讓許梔有點兒焦灼,不過她畢竟是女孩子,臉皮薄,雖然她很喜歡梁牧之,心底已經接受兩家的安排,但也不好主動說些什么,到現在也只能自稱是他的發小。

  “他手機里只有一個緊急聯系人,就是你,我還以為你是他家里人,”民警有些意外,“他為了女朋友,把人家酒吧給砸了。”

  許梔手一頓,懷疑自己聽錯了,“什么……女朋友?”

  “對,一個叫陳婧的姑娘,他們去酒吧玩的時候,有小混混調戲陳婧,梁牧之直接用酒瓶給人頭上招呼……”民警嘖嘖兩聲,“挺狠的,人現在還在醫院做手術呢,酒吧那邊也受了牽連,你們回頭得看看怎么處理,搞不好還得打官司。”

  許梔整個人是懵的,她和梁牧之幾乎天天不是微信就是電話,從沒聽他提過什么女朋友。

  辦理完手續,梁牧之被民警領著出來了。

  許梔才抬眼,就注意到他額角多出一道新疤。

  足足三公分長,斜在左邊額角,剛剛結了血痂,在他那張俊臉上挺明顯的。

  這其實不是梁牧之頭一回打架。

  他的打架史可以追溯到初中,這小少爺是被慣著長大的,加上梁家有錢有勢,他的字典里從來沒有什么妥協和退讓,這么多年活得恣意又囂張。

  他走到許梔跟前,喊她:“小梔子。”

  親近的人都喊許梔梔子,只有梁牧之搞特殊,非要在前面加上一個“小”字,一字之差,但卻多出幾分狎昵。

  許梔到這會兒其實還沒緩沖過來,盯著他額角的傷,本能想問一句疼不疼,但話到嘴邊,換了個問題:“陳婧是誰?”

  梁牧之愣了下,手輕輕扯住她衣袖,將人從派出所大廳往出去帶,“我們出去再說。”

  今夜預報會有暴風雪,但天氣的惡劣程度還是超出了想象。

  許梔身材纖細,感覺自己都快要被吹跑了,她很后悔,出門的時候因為著急,她隨手拿了一件外套,是毛呢的,顯然抵御不了風雪。

  梁牧之帶著她,穿過馬路,去了對面的酒店。

  許梔思緒混亂,只是裹緊外套跟著他走,凍得都快僵硬的腦子還在想陳婧是誰。

  等進了空調開放的酒店大廳,她感覺自己才算是活了過來,慢慢攥緊僵硬的手指。

  梁牧之沒去前臺,帶著她直接進了電梯,一邊和她說:“陳婧是我女朋友,本來打算最近就給你介紹一下的,沒想到出了這事兒……她就在樓上的房間。”

  許梔還是木的,她覺得自己被凍麻了,走出電梯時候才想起,問了個問題:“既然她是你女朋友,怎么沒去派出所保釋你?”

  “她被流氓騷擾,受到很大的驚嚇,”梁牧之一邊走一邊解釋:“再說外面風雪這么大……”

  話出口才覺不妥,“今天辛苦小梔子了,等這事兒處理完了,我請你吃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