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車廂內很安靜,只有車內剛剛打開的空調工作時發出很輕微的嗡鳴。

  而梁錦墨覺得,響在他耳畔的單薄女聲,又婉轉得很動人。

  他想這就是許梔讓他難以招架的地方,她軟著聲對他說這種話,哪怕是哄他,也讓他很難不動心。

  他曾經孑然一人,在黑暗中長久地尋找意義,但生活本身對他來說并無意義可言,那種感覺,就好像血液僵滯,心臟也沉重,只是行尸走肉般地活著。

  直到再次遇到她……仿佛回到那個陰暗閣樓,他再次看到了光。

  過去他計較很多,因為梁牧之而變得敏感善妒,可現在……

  都算了吧,畢竟,是她教會他等待。

  他回抱住她,很用力,忍不住地想要將她揉進自己身體里。

  這個擁抱太過用力,許梔都覺得有些疼了,但是她沒有推開他,而是也緊緊地抱著他。

  兩人回到酒店后,許梔發現自己郵箱里來了新的郵件。

  是她之前那個面試,但來的不是offer,而是書面測試。

  文檔有些長,郵件里寫明,公司現在確實很缺人,需要可以在年后第一時間及時到崗的人,許梔通過了之前兩輪面試,現在需要翻譯文檔內容,另外以英文寫出自己的翻譯心得,這是評估的一輪,而且這次評估的結果要等年后才能有反饋。

  她抱著筆記本電腦給梁錦墨看郵件,扁著嘴說:“他們公司面試流程搞得真的好復雜啊。”

  梁錦墨:“如果平臺好,一切都值得。”

  那倒也是。

  現在他說什么話她都聽得進去,毫無原則地接受了這麻煩的流程,然后就抱著電腦去書房了。

  接下來大半天,她都在忙這個,中途梁錦墨進書房找書,她頭也不抬。

  梁錦墨走時,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他從來沒有設想過許梔是事業型的,干起活來專注得過分。

  可是現在,他閑。

  周赫打來電話,說和團隊的人攢了個飯局,喊他過來一起嗨,他拒絕了。

  周赫在電話里嚷嚷:“你可以帶家屬一起啊,大伙一起熱鬧熱鬧,難得有時間。”

  梁錦墨:“不去。”

  “真無情,”周赫說:“你以前都沒這么難約,怎么辦,我又開始懷念你是單身狗的時候了,不然你把許梔踹了吧?女人哪有兄弟香。”

  梁錦墨:“你從來沒香過。”

  周赫:“……”

  “有對象了不起是吧?”周赫恨恨道:“以前你都會出來的,現在就見色忘義,哼,你等著,我也找個對象去,到時候我還不約你了呢!”

  那頭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覺得周赫好幼稚。

  過了一陣,他倒了杯水,給許梔端進書房。

  許梔還是沒抬頭,直到他將水放在書桌上。

  許梔這才聞聲抬眼看,見他站在跟前,她杏眼圓睜,“有事?”

  這話問的……

  梁錦墨:“沒事。”

  他面無表情地又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