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去往醫院的路上,許梔坐在副駕駛,望著車窗外。

  梁錦墨在紅燈的十字路口前踩下剎車,忍不住側過臉去看她。

  她的側顏很安靜,窺不出是什么心情。

  他想起,剛剛他同她說到梁牧之的手落下后遺癥時,她初時怔愣了幾秒,等聽完他的話,她表情異常淡,只說:“那我們就過去看看吧。”

  他垂眼,思忖幾秒,喊她:“梔子。”

  許梔回頭睇向他。

  他問:“怕?”

  許梔笑了笑,“我不是以前的我了,也沒那么怕事兒。”

  梁錦墨:“當時你是為了我,才去推他,這件事責任在我。”

  許梔知道,他是為了讓她寬心,她說:“我真的不怕,我既然做了就會承擔責任,再說當時也是梁牧之沒事找事,我們先去看他們怎么說吧。”

  兩人到醫院,直奔病房。

  vip病房里氣氛有些凝重,梁正國和付婉雯還有梁牧之都在。

  見梁錦墨和許梔來了,梁正國先將護工打發走了。

  等他回頭時,付婉雯早就忍不住地從沙發上站起身,朝著許梔嚷嚷:“你怎么能這么對牧之……你們一起長大的,他的手本來就有傷,你還推他!那是骨裂啊!你想廢了他的手嗎?!”

  付婉雯嗓音拔高,因而顯得有些尖銳,許梔緊攥著雙拳,站在原地。

  就在距離病床幾步之遙的地方,她蹙眉,終于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梁牧之。

  他不再是記憶里意氣風發的公子哥模樣,現在他坐在病床上,面容枯槁憔悴,臉色蒼白,就連嘴唇也是灰白的,下巴上冒出青黑的胡茬,整個人顯得不修邊幅,非常邋遢。

  他抬眼,對上她的視線,沒什么反應,扭頭喊付婉雯,“媽,別吵了。”

  付婉雯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你還不讓我跟她追究!都是你護著她!我要是不去調監控我還不知道……”

  原本她聽護士的只言片語,還以為是梁錦墨害得梁牧之那只手受到二次傷害,梁正國漠不關心,她卻不甘心,自己去調監控,萬萬沒想到會是許梔。

  這兩天梁牧之除卻感染,還出現很嚴重的并發癥,醫生判斷,他這只手以后做不了高強度以及對靈活性要求比較高的事了。

  那是右手啊。

  梁牧之面如死灰,不吵不鬧,付婉雯卻接受不了。

  梁正國原本以為能恢復好,如今出現這種狀況,到底出乎意料,他思緒也亂了,畢竟是自己兒子,這件事對他而言相當棘手。

  許梔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梁牧之是梁家的少爺,眾星捧月的存在,現在右手落下這樣的后遺癥,代表著他今后的人生,少了很多可能性。

  更別說,他那么喜歡賽車。

  她深吸口氣,才開口:“你們想怎么樣?”

  付婉雯一愣,旋即有些不可置信,“你問我們想怎么樣?難道不是你這個傷人的人應該先拿個態度出來嗎?怎么你害了牧之現在還理直氣壯的!”

  許梔語氣平靜:“如果你看過監控,就應該知道,先挑事的人不是我,也不是錦墨哥哥,而是梁牧之。”

  梁牧之聞言,看向她。

  許梔站在那里,脊背挺直,微微仰著臉,表情很淡然,眼神也堅定。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候他想起小時候,有一次兩個人在家,不小心打碎了梁老爺子的古董花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