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臨過年,所有人都是閑人,這個聚會內容豐富,除了喝酒,包廂里還可以唱歌,玩桌游,打牌……一伙人一直玩到了晚上。

  過了十點,有人要走了。

  許梔今天才知道,梁錦墨帶的團隊,足有十幾人,且都是頂尖的計算機人才。

  他這人平時不善交際,但為了壯大團隊,也會主動出擊,和對方接觸,周赫做助攻,拉攏到不少頂尖人才。

  時間卡在這個點上,梁錦墨最后和大家碰杯之后,在團隊群里發了大紅包。

  一伙人拿出手機搶完紅包,心滿意足,和梁錦墨告別,說著新年祝福。

  許梔坐在沙發上看著,楊雪湊了過來,將她往旁邊擠。

  這是楊雪慣用的,引起她注意的方式,她問楊雪:“又怎么了?”

  楊雪噘著嘴,氣呼呼的:“怎么今天誰都教訓我?程宇那陣子找我,也是給我上課。”

  許梔好奇,“他怎么說的?”

  楊雪臉一垮,學著程宇的撲克臉,語氣嚴肅地原話復述:“楊雪,你成熟一點,我拒絕你是對你負責,你更應該對你自己負責,不要因為感情失利,就自暴自棄。”

  許梔在開口之前,就先笑了,“你學得好像啊。”

  楊雪唇角耷拉下去,“我追他幾年呢,他那死樣,都刻在我腦子里了。”

  許梔怕楊雪又開始難過,趕緊將話題扯回來,“他為什么說你自暴自棄?”

  “就他看到我和陳凜聊天唄,”楊雪氣哼哼,“怎么我和帥哥聊個天,誰看到我都要過來踩一腳,周赫這樣,程宇也這樣,煩死了,花癡犯法了嗎?”

  許梔:“程宇為什么忽然關心這些?他以前都不管你的。”

  和梁錦墨的冷不同,程宇是木,非常標準的技術宅,除了計算機以外,對其他一切似乎都沒興趣。

  楊雪說:“不知道。”

  許梔:“他該不會是后悔了吧?”

  楊雪想了想,“不太可能,他和我說,他喜歡那個女的好久了。”

  許梔很難想象,程宇喜歡一個人是什么樣子。

  楊雪又接著道:“不過,他是單戀,那個女的也有喜歡的人,唉,為什么兩情相悅這么難呢……”

  她想起什么,又看向許梔,“說到這個,你和小梁總一切順利嗎?他真的不再計較你之前答應和梁牧之訂婚的事兒了嗎?”

  許梔眨了眨眼,“不知道,不過……我在哄他呢,我覺得……”

  她想起兩個人這幾天的相處,說:“應該還是有點成效的吧。”

  梁錦墨很難完全相信任何人,包括她,他曾經說過,或許等有一天,他頭發花白,而她仍在他身邊,那時候他才會相信她不會再離開。

  楊雪道:“你不是說給他織圍巾嗎,這也是哄他的辦法?”

  許梔點頭,“哄他難度相當于追他,你看有人靠織圍巾追到男神了,我就試試。”

  她說著,拿出手機,給楊雪看相冊照片里,她那條織了三分之一的圍巾。

  楊雪看完,推開她的手機,搖搖頭,“我覺得你靠織圍巾追到男神不太可能,你織得好丑。”

  許梔:“……”

  她有點急,“我不光會織圍巾,我還有這張嘴呢,我可以靠嘴哄他。”

  梁錦墨是很吃甜言蜜語這套的,現在回想起來,她最初也是靠求婚,才讓他態度軟化,和他這樣一個不善表達的人在一起,她總是很積極地在尋找和他溝通的方法,很多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話,現在她都會直白說出來。

  因為他喜歡,她就會不吝嗇地表達。

  楊雪聞言,盯著她的嘴唇,眼神有些意味深長,“靠嘴?”

  許梔點頭。

  “看不出來啊梔子……”楊雪感慨:“你們還玩挺花。”

  許梔隱隱覺得這話哪里不對。

  楊雪說:“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許梔明白過來,臉都漲紅了,“不是那個靠嘴!你的腦子里都是什么啊……我是靠說話,說話!”

  楊雪這腦回路,簡直要把她搞崩潰了。

  楊雪樂了,笑出聲來。

  這時陳凜走過來,手里還拿著啤酒,問:“聊什么那么開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