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黎婠婠被抵在更衣室的門板上,男人從后面掐著她的脖子,轉過她的頭狠狠吻她,她微微張著嘴,小口喘著氣.

  “喜歡么?”他壞笑戲謔。

  門外,有腳步聲快速走過。

  手機在腳邊震動,被他一腳踹得更遠。

  “專心點。”

  黎婠婠仰頭透過窗口,看著綻放的煙花,有些失神。

  男人嘖了一聲,輕佻道:“還是這么不中用。”

  她撿起腳下的衣物,快速從倉庫通道回到前廳。

  對于她的遲到,領班很不高興。

  “今天可是何家大小姐生日宴,我好不容易給你爭取來的機會,一晚上頂你在外頭干一個月,趕緊的吧。”

  黎婠婠勉強笑了笑,忍著腰酸腿麻道謝。

  一水的女仆推門而入,唯獨黎婠婠最吸人眼球,一進包廂,就引起了全部人的注意。

  天生的尤物,身上是說不出的妖嬈嫵媚,可又生了一張無比清純的臉。讓人恨不得將她壓在茶幾上狠狠欺負。

  周圍有人竊竊私語。

  黎婠婠俯身端酒,超短的女仆裙翹起,長腿全部展露,再高一點下面就會全部走光,讓人好奇里面到底穿還是沒穿。

  男人們的視線已經忍不住投了過去。

  “風騷浪蕩。”

  一旁的幾個女人輕笑,“黎婠婠,你那金主不給你錢了?”

  其他服務生聞言略詫異地看了眼黎婠婠。

  然而她眉眼不動,抬眸望向了坐在最中間的男人。

  江城首富戎行野。

  作為今天的壽星,何嘉敏春風得意地坐在離他最近的地方,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

  “嗯,錢是不夠了,估計快破產了吧。”

  說完,黎婠婠起身離開,人雖然走了,可包廂里的男人魂都快被勾走了。

  何嘉敏扭頭去看戎行野,發現男人并未看向她,心里舒服了些。也是,戎行野才不會看上那樣廉價的女孩。

  “剛才那女的你們認識?”

  “怎么不認識,當初她爸黎擎還在的時候,黎家如日中天呢,現在是個男人有錢就能上她。”

  酒杯突然落地,嚇了何嘉敏她們一跳,戎行野點了根煙,起身往外,何嘉敏著急,“行野?”

  “太吵。”

  話是這么說,可沒瞎的都看得出,他生氣了,一時間包廂里的人都不敢吭聲了。

  黎婠婠送完甜品,腳步虛浮推開員工休息室的大門,就看到了坐在那的男人。

  一副要等著跟她算賬的模樣。

  戎行野這樣的男人,有權勢地位,還有一張好賣相,自然是充滿挑戰欲的。

  可睡了三年,黎婠婠覺得今天他一點都不可口了。

  估計她也膩了?

  男人雙腿交疊,坐在陰影里,眼眸冷冷盯著黎婠婠。

  手上微微用力。

  黎婠婠身子一歪,差點跪了下來,這男人真夠討人厭,明明在更衣室欺負過她,還要用那種東西來折磨她。

  “沒錢了?誰給你的狗膽子把這條裙子穿出去給人看?”

  “沒誰,就是想給人看。”黎婠婠忍著身體里的躁動。

  她向來乖巧懂事,突然這么嗆嘴,戎行野下意識眉頭跟著一蹙,關閉了按鈕。

  “這是五千萬,還有你喜歡的那套海景別墅,等會我讓沈確記到你名下,我很忙,沒事別鬧脾氣。”他這是低頭了,語氣也和緩了下來,剛才看來他很滿意,看到她這么狼狽,他更是滿足。

  黎婠婠喜歡錢,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只要錢給夠,她就會是最聽話的金絲雀。

  果然,女人那張明艷的小臉看到那些東西的時候,有片刻的愉悅。

  “這是買斷我三年的最后價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