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巫鴉此生都不會忘記這樣的畫面。

  戎行野渾身是血,宛如真正的一個瘋子一樣,派出了大批人馬人這方海域里地毯式搜索。

  自己的腳都快站不起來了,卻依舊還要下水,不要命地去找一個說不定已經死了的女人。

  “你不是說你快到了么!什么叫來的時候就沒看到他們!”

  “只有附近工地里的工人看到了這一幕,以為是拍戲,還錄下了視頻。”

  巫鴉一口氣說了一個長句,他奪過手機,看到視頻后就這么瘋了。

  霍司丞陸斯昂一群人趕過來的時候,已經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戎行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張仲堯剩下的人被抓到后,死狀極其凄慘,都是他親自動的手。

  “不知道,突然掉下去的,我不清楚怎么辦到的!”

  他們重復著這句話,因為真的不明白一個只是穿著睡衣的女人,到底是怎么辦到擊落張仲堯的。

  “那就去死吧。”

  戎行野站在血泊之中,自己身上臉上都是血就算了,大腿跟手腕的地上還在流血。

  “你不要命了么!”霍司丞一把摁著他,跟陸斯昂嚴向宇他們,四個人齊齊上陣,才能把這個瘋子摁住。

  “把他捆好了,我得給他立刻包扎!”

  “鎮定劑呢!”

  “放開我!”

  戎行野嘶吼著,陸斯昂他們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如果黎婠婠真的在這里死了。

  那什么都結束了。

  戎行野會干出什么事情,他們根本無法確定!

  霍司丞吼道:“放開你去送死么,你看你流了多少血!你死了,黎婠婠怎么辦?”

  只這么一句話,戎行野奇異地鎮定了下來,霍司丞趕緊讓帶來的醫護車靠近。

  陸斯昂他們還穿著禮服,現在全部聚集在這個碼頭,等待著能有好消息。

  “找到了!”

  突然有人在海上吼了一句,只見從海上撈起的人,竟然是張仲堯。

  他是被直接電擊醒的。

  戎行野那張臉逼近,“黎婠婠呢。”

  張仲堯頭昏腦脹,四肢抽搐,看著他這副樣子,看著他身上的傷口,面目猙獰地笑著。

  “死了吧,我怎么知道。”

  戎行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將他直接抵在了地上,“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誰知道?!你要是不說實話,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他干得出,張仲堯當然清楚。

  張仲堯還在笑,戎行野的拳頭已經下來了。

  陸斯昂一把攥起了他的頭發,“你到底說還是不說!”

  “老子是真的不知道,那臭婆娘身上不知道戴了什么玩意,電得我渾身發麻,我怎么知道她死哪去了!”

  “也許被海水沖走了呢!”張仲堯罵道。

  陸斯昂還在蹙眉,戎行野如遭雷擊。

  她轉動了手鐲。

  是他給她的東西,救了她,也害了她!

  “戎行野!”

  霍司丞驚呼。

  眾人看去,只見戎行野竟然硬生生吐血了。

  “爺!”

  男人抹了下嘴唇,嘶啞道:“繼續找,把他給我吊在燈塔上,找不到,就一直給我吊著!”

  那是怎樣黑暗的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