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把你們經理喊過來。”

  這服務員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陳凡四個,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錢人。

  不過還算是客氣的詢問道:“請問先生您有什么事嗎?”

  陳凡淡淡道:“你跟你們經理說,我是郭帥他哥。”

  這服務員愣了一下,再次打量了一眼陳凡,不過語氣變得尊重了不少。

  “先生請稍等,我馬上去喊我們經理過來。”

  等服務生離開,吳迪三個才湊上來。

  “咋回事?干嘛要喊經理?”

  陳凡隨口解釋道:“我兄弟跟這兒經理認識,待會兒可以帶你們免費白嫖。”

  羅文杰的眼神瞬間就亮了。

  “爹,真白嫖嗎?我可以多點幾個姑娘嗎?”

  說著雙眼已經開始在對面休息的一幫姑娘身上來回掃描了。

  陳凡無語翻個白眼。

  “想啥呢。我說的白嫖是按摩不用花錢。不是讓你們來這里找小姐的。”

  羅文杰頓時一盆涼水澆在腦袋上。

  “凡哥,你這哪是帶我們來放松啊,你這是故意折磨我呢?”

  “明知道哥們快一年不近女色了。還來這一招是不是?”

  “早知道這樣,咱們還不如繼續去喝酒呢。”

  陳凡笑著伸手一指:“這里的夜總會功能齊全,樓上就有自助餐廳,待會兒按摩完了,你可以在樓上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

  正聊著,之前那個服務生領著一個穿西裝的中年人急匆匆趕了過來。

  “請問哪位是陳少?”

  陳凡開口:“我是。”

  這經理立馬一臉熱情地伸出雙手。

  “陳少你好,果然一表人才啊。”

  “郭爺都跟我交代過了。說您是他親哥。必須給你們安排好。”

  “陳少盡管放心,我們絕對服務好你們。”

  接著這經理試探著問道:“陳少您看,咱們接下來是先……”

  陳凡看了一眼身邊三個家伙。

  “我們先泡個澡,然后找幾個手藝好點的技師給他們按摩放松一下。”

  “沒問題沒問題。一切我來安排。”

  這經理很是熱情,伸手一招。

  “小李,你先帶幾位貴賓上樓。”

  “幾位貴賓請隨我來。”

  四人跟著上樓,這服務員明顯是領著四個來到了樓上一個貴賓區。

  “幾位貴賓可以先在里面泡澡,整個桑拿,我們的技師馬上就上來。”

  “有什么其他需求,您可以隨時喊我。”

  等著服務生離開,四人這才好奇地走了進去。

  陳凡笑著開口道:“開整吧。趕緊泡個澡整個桑拿,我身上有傷就不下去了。”

  陳凡換上酒店提供的白色浴袍,一個人坐在泳池岸邊的躺椅上擺弄手機。

  那三個家伙則是舒服地坐在淺水區已經聊起來了。

  陳凡看了一眼時間,晚上十一點半了。

  估摸著老馮那邊應該快結束了。

  西港碼頭。

  原本空無一人的碼頭,今晚卻格外熱鬧。

  岸邊的碼頭上,橫七豎八躺滿了人。

  遠處還有一幫漢子正提著棒球棍,砍刀正在追逐四處逃散的家伙。

  馮破軍邁步從躺在地上這幫哀嚎的家伙身上穿過。

  對面岸邊,郭帥拿著紙巾擦了擦手上的血跡,然后拽著一個家伙的頭發往這邊拖了幾步。

  “看看,是不是他?”

  馮破軍走過去蹲下,盯著這漢子的臉仔細對比了一番。

  “應該就是了。”

  郭帥嗤笑道:“老小子還挺狡猾,見勢不妙想要跑,要不是我提前安排了幾隊兄弟在這邊埋伏,還真讓他給溜了。”

  馮破軍盯著這家伙,“抬起頭來說話。”

  這漢子一臉桀驁不馴的架勢,還在拼命掙扎。

  郭帥照著對方的小腿骨就是一腳。

  “草,都特么階下囚了還擱這裝尼瑪呢。”

  這漢子吃痛,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抬頭朝著郭帥一陣齜牙咧嘴。

  啪!

  郭帥抬手就是一巴掌。

  “再瞅一個試試?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郭帥冷笑:“當初你們設計陷害我哥的時候不挺囂張嗎?”

  “來!再給我囂張一個我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