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刻的梁雪安,雖然看起來是安靜地站在遠處,但選擇這種方式出場,便已然霸氣到了極點。

    她的嘴角有著一抹鮮血的痕跡,但是身上的氣勢卻升騰到了無限高,完全不像是受了傷的樣子!

    一個人,面對二十幾個星辰,氣勢卻還能壓住他們一頭!

    科明力和原素力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的凝重!

    看梁雪安這樣子,絲毫不像是被兩大頂級星辰追殺的倉皇模樣!難道說,對方之前一直在藏拙?

    “你要干什么?要獨自攔下我們所有人?”科明力聲音沉沉地問道。

    好不容易擺脫了幽冥之龍的追擊,現在又來了這么一個攔路的!這一趟歸途注定充滿了坎坷!

    梁雪安淡淡說道:“生死之仇既然已經結下來了,那么,你們就別走了,我能解決幾個是幾個,能不能逃回去,你們各憑本事。”

    說著,她站在了空間門戶與這群人之間。

    科明力的面色難看到了極點,說道:“你可能會死在我們這么多人手里,不如就此握手言和,如何?”

    梁雪安聽了這句話,忽然間就笑了起來。

    她說道:“握手言和,憑什么?現在放你們一馬,到了天空之境,我還是要面對你們的追殺。”

    梁雪安說的是事實。

    她和林然看事情的角度是不同的。

    林然當時覺得,窮寇莫追,讓這些天空之境的星辰們先安安穩穩的回去,否則的話,萬一對方拿自己的那些朋友們開刀,結果就比較麻煩了。

    如果以后要對付他們,就交給自己便好,大不了多進入幾次天空之境罷了。

    但梁雪安卻是想要直接斬草除根……她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并且真的出現在了此處,就說明梁雪安的身體狀態比林然要好得多了,有著支撐她這么做的資本。

    科明力的面色更加陰沉。

    的確,對方說的是事實。

    生死之仇已經結下來了,哪怕他現在與對方握手言和,保不齊等傷勢痊愈之后,也要撕毀承諾。

    武者之間,都是靠拳頭說話,這種事情太正常了,信守承諾反而成了一種奢侈品。

    “雪安教授的話,我表示非常贊同。”

    這時候,又是一道清洌的聲音響起。

    眾人回頭一看,居然是天嵐!

    她這么一說,把自己的立場已經表達得非常明顯了!

    此刻,天嵐露面,臉上的蒼白之色已然消失不見,身上也沒有半點塵土,好像根本沒有受到黑色蛟龍的攻擊波及!

    科明力瞇了瞇眼睛:“天嵐,你這么說,是想要做什么?站在我們所有人的對立面?”

    天嵐輕輕一笑,她抬手指了指原素力,說道:“只有水瓶神殿的原素力大人,提出要等等我,可是,他的這個提議,卻被科明力先生拒絕了呢。”

    確實,在此之前,看到天嵐沒有跟上來,原素力想要等一等,但是科明力卻主張先離開這兒,天嵐的死活與他們無關。

    “生死有命,各為其主,不外如是。”科明力沉聲說道:“莫非,天嵐小姐想要在這件事情上追究我的責任?”

    “如果不是我給你們指了路,你們也不會找到這兒。”天嵐說道:“知恩不報,這合適嗎?”

    科明力冷冷說道:“所以,直接說吧,你想做什么?”

    兩個幽冥傳承者已經聚在了一起,這讓在場的星辰們都涌出來一股不好的預感。

    從這一次天嵐對梁雪安的稱呼里,能讀出很多的東西來,難道說,她們一開始就不是敵人?難道說,天嵐在初見梁雪安之時,身上的那種不甘與不忿,都是演出來的?

    “原素力可以離開,但是,其他人不行。”天嵐說道。

    隨后,她看向了梁雪安,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見。

    畢竟,之前原素力也對梁雪安和門羅等人出手過,現在放過他,確實是會留有后患。

    梁雪安微微頷首,顯然同意了這個決定。

    科明力的眼光陡然一沉:“你在挑撥離間!”

    原素力卻往后退了一步,說道:“各位保重,我也身負重傷,無力再戰,如果日后有緣,天空之境再見。”

    說完,他騰身而起,徑直朝著空間門戶飛去!

    這走得是相當果決!原素力壓根沒有半點和科明力等人共患難的意思!

    天嵐對站在不遠處的斯辰說道:“斯辰姐姐,你也回去,順便告訴老師,我沒丟他的人。”

    她口中的老師,所指的自然就是獵風天神。

    “小姐多加小心。”斯辰說著,也騰身而起,跟在原素力的身后,沖向了空間門戶。

    她也很聰明,不問小姐這么做的原因了。

    有一名星辰見狀,直接飛身而起,朝著門戶沖去!

    另外一人也如法炮制!

    “快走!她們兩個攔不住這么多人!”最先跑的那個星辰喊道。

    然而,很快,他們就明白,什么叫做槍打出頭鳥了!

    天嵐雙手一攤,一把長劍已然出現在了掌心!

    她拔出了長劍,一聲鏗然劍吟,響徹整片天空!

&nbs >     “你們并不知道,我最擅長的,還是用劍。”天嵐輕聲說道。

    她完全不著急,不疾不徐地說完了這句話,才陡然一揮長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