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嵐這一劍過后,這一片天地仿佛又重新歸于了混沌與晦暗。

    無窮的幽冥之力在天空之中翻騰著,黑云滾滾,仿佛天空下一秒便會崩塌。

    那些綠意和萌芽已經完全消失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再誕生出來。

    天嵐仿佛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量,從空中重重落下,踉蹌了好幾步,都沒能站穩身形。

    她單膝跪地,長劍插著地面,穩著身體,使自己不至于倒下。

    這位幽冥傳人,已然面色蒼白,嘴唇上都沒有什么血色,汗水順著那好看卻清瘦的下頜線,不斷滴落而下,看起來著實是有些虛弱。

    而在天嵐的身前,橫七豎八,倒著一片尸體。

    那個科明力,更是已經被攔腰而斬,下半截身體都不知道被源力氣浪拋飛到什么地方去了,只剩下上半身還躺在塵埃里,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這一劍過后,天嵐把獵風天神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全部耗空了,同樣,也不知道往自己的身上拉了多少仇恨。

    那些星辰,已然對她恨之入骨。

    很顯然,若是這里的消息被目擊者傳回了天空之境,那么結果絕對不會像天嵐之前所說的那樣,所有的天神即便表面上不會來找她尋仇,可暗地里痛下辣手還是鐵定會發生的事情。

    梁雪安也落了地,她走到了天嵐的身邊,臉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說道:“子衿,你的進步,讓我驚訝,只是這記仇的小性子還是沒變。”

    “雪安教授。”

    天嵐抬手抹去嘴角流出的一絲鮮血,隨后輕輕一笑,道:“反正,這些人都在找小叔的麻煩,我就得弄死他們,幫小叔了卻后患。”

    沒錯,天嵐就是林子衿!

    只是,在天空之境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隱去了自己在藍星的名字!

    梁雪安笑了笑:“獵風天神對你還不錯吧?”

    “是啊,他對我在寧州大學里的那個戰隊名字很滿意,覺得這是讓他在藍星的傳奇延續。”林子衿說道:“不過,我沒告訴他,這名字是雪安教授你給我取的。”

    當時,林子衿在寧州大學里,有著一支四年一直排行第一的戰隊。

    那戰隊的名字是——獵風戰隊!

    看來,這獵風戰隊,和天空之境里的獵風天神,有著不小的關系!

    梁雪安呵呵一笑:“男人都是這么的虛榮幼稚,一個小小的戰隊名字,和傳奇延續又有什么關系?”

    實力強大的獵風天神也是挺慘的,無論是在同級別的水瓶天神那里,還是在梁雪安這邊,似乎都得不到什么尊重。

    “教授,你去不去天空之境?”林子衿問道。

    “當然。”梁雪安的語氣帶著不容置疑的味道,她說道:“我來到這里,就是為了進入天空之境,邁出最后一步。”

    “教授,你好像……距離那個境界,差得并不太遠了。”林子衿說道。

    畢竟,之前梁雪安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著實是超出了星辰的范疇。

    “那是借助了幽冥空間的力量,還不是真正的星辰之上。”梁雪安負手而立,看向了那個空間門戶,說道:“但我想,這一天,應該不會太遠了。”

    林子衿卻猶豫了一下,說道:“雪安教授,如果突破了星辰之上,最終就沒法再回到藍星了。”

    “天空之境難道不是一個完整的世界?生活在那里,又有什么問題呢?”梁雪安說道:“縱使是在藍星,我的活動范圍,也僅僅限于大學的校園而已,在哪里生活,不是一樣?”

    其實,事實確實如此,很多人這輩子的生活半徑,往往只是一個小鎮或幾條街區而已。

    “天空之境確實很美的,也只有在那個源力充沛的環境里,才能真正突破星辰之上。”林子衿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悵惘的神情,那眸子里,并非向往。

    她接著說道:“可是,那里終歸不是故土,我出來這十來年,都已經很想家了。”

    其實,以往林子衿的家庭觀念一直不怎么重,她所在乎的只有那位年輕的小叔。

    但,這十來年的時間過去,已然讓這腹黑小丫頭的心理出現了些許的變化了。

    “你可以先回藍星看看,如果有機會的話。”梁雪安簡單的安慰了一句,隨后看向了那一扇空間門戶,說道:“我先進去了。”

    林子衿說道:“你不等小叔了嗎?不和他告個別?”

    梁雪安微微笑了笑,說道:“這個家伙,一定會拉著我,不讓我走的,他只會成為我的絆腳石。”

    說著,梁雪安緩緩邁步,就像是當空有著臺階一樣,一步步走向天空之境的門戶。

    那步態隨意,卻瀟灑,好像沒有任何的留戀。

    她走到門戶前面,并未立刻進去,而是站定,往來時的遠方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在找什么人,隨后便對林子衿揮了揮手,轉身消失在了空間門戶之中。

br />

    只是,林子衿并未注意到的是,梁雪安在轉過身之后,還是輕輕一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