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之前,正是這空間門戶入口處的打斗動靜,吸引了林然的注意力,使得他在傷勢尚未完全痊愈的情況下,便帶著老朋友們趕過來了。

    不,確切地說,林然只帶來了邊永賢。

    這個總是龜縮在重鎧里的勇士雖然不剩什么戰斗力了,但起碼還能當個質量過硬的肉盾。

    而董寒伊和安妮塔,以及韓熙喬,則是留在一處安全的地方養傷。

    至于那個地方之所以安全——因為林然把小黑留給了她們。

    看著前方橫刀立馬的林然,林子衿的眼眶都控制不住地濕潤了。

    在林然看來,自己確實有必要營救天嵐。

    所有的朋友們都告訴他,若是沒有這個幽冥傳人暗中相助的話,他們怕是已經死了好幾輪了。

    “邊永賢,沒想到你這么夠意思。”門羅說道:“居然不要命的替我擋下攻擊……你先起來,壓死我了快。”

    此刻,兩人已經雙雙跌倒在地,邊永賢仰面朝天,結結實實地壓在了門羅的身上。

    后者艱難地翻了個身,隨后“哇”地一聲,吐了一大口血。

    “你以為是老子想替你擋的嗎?”邊永賢憤憤地罵道:“是林然把我給扔過來的,草……”

    門羅咧開大嘴,笑了起來。

    他伸手在邊永賢的胸口上哐哐拍了兩下,笑道:“也算是你主動救我的,這人情,我記下了。”

    看到事情突發變故,孔比拉面具后面的面色有些陰沉。

    林然看到天嵐的身上有些腳印,嘴角還有吐血的痕跡,表情頓時陰沉了一些。

    他冷冷問道:“是他們打了你?”

    林子衿并未直接回答,而是輕聲說道:“你們,本不必來的。”

    她的偽裝太過于精巧,甚至聲音都做了改變,林然是真的沒認出來。

    這倒不是林然在這方面比較遲鈍,而是因為,此刻的林子衿,和藍星的那個小丫頭,已經相隔十年了。

    十年的經歷,足以讓一個人的氣質發生巨大的改變,林然甚至從頭到尾都沒覺得天嵐給他的感覺有多熟悉。

    穿越時空,相逢,卻不相識。

    此刻雖是塵滿面,但幸好并未鬢如霜。

    林然看著天嵐的那張俏臉,說道:“我的朋友們說,你幫了他們很多,我若不來,那就連人都算不上了。”

    看著這滿地的星辰尸體,他已經明白了大概的故事了。

    林子衿聽了這句話,眼淚又開始在自己的眼眶里面打轉了。

    林然明明可以置她于不顧,可偏偏冒著危險還是趕來了,這和之前想要扔下她先行離開的科明力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被林然打傷的貝洛克則是走了過來,一把揪起了林子衿,說道:“呵呵,林然,你要么下跪投降,要么,她就得死。”

    林然的表情之中寫滿了冷意,說道:“三個詛咒一族的成員,呵呵,我保證,你們讓天嵐受的傷,我會十倍百倍地從你們的身上討回來!”

    這句話真的是充滿了決心!

    不知道是不是被林然眼睛里面的狠辣光芒觸動了,貝洛克見狀,他那揪著林子衿衣領的手,居然不自覺地松了一分。

    孔比拉說道:“很多人都是被詛咒的,只是,有些人安分守己,那種詛咒在他們身上一輩子都不會生效,你也算是了解過詛咒是什么滋味兒的,非要為了她這么硬著頭皮往前沖?”

    林然冷笑道:“我就算不沖過來,你們就不去找我了么?既然如此,我與你們之間的仇恨,今日一筆勾銷了便是!”

    然而,這時候,林然忽然感覺到了自己的腦海中出現了一股寒意。

    熟悉的感覺!

    林然曾經體會過,如果這種寒意繼續擴大的話,他會控制不住地感受到無邊的恐懼,甚至身體都開始顫抖!

    到那時候,林然根本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直接陷入任人宰割的境地之中!

    不過,這詛咒只是一閃而逝,對方似乎只是示威性地威脅了他一下。

    抬頭一看,林然發現,那貝洛克已經摘下了自己的面具,表情之中正露出來猙獰的笑意!

    他就是要讓林然看到自己的嘲諷表情!

    顯然,這種詛咒,就是來自于貝洛克!

    而那個站在最左邊的女人,則是靜靜地,似乎沒有動手的跡象。

    林然和這個女人對視了一眼。

    確切地說,他只是盯著對方面具的眼部位置多看了看,但隔著面具,根本無法看出對方眼中的情緒到底是怎樣的。

    不知為何,林然的耳朵微微地動了一下。

    隨后,他便收回了目光,趁著自己還算神志清醒,源力瘋狂運轉,圣光之刃眼看著就要劈出!

    然而,貝洛克卻抬手將林子衿抓到了自己的身前,冷笑著說道:“呵呵,你出刀試試看?”

    林然那已經揮出的長刀便立刻硬生生地剎停了下來!

    顯然,如果那刀芒繼續向前,林子衿就會被劈成兩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