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見此,林子衿忍不住地喊道:“小……林然,你們快走!不要管我!”



    林然的面色此刻看起來有些蒼白,隨后咧嘴一笑,道:“沒必要,我既然來了,就得把你救下來,至于這些人……他們都得死。”

    貝洛克冷笑:“嘴巴倒是挺硬的,我看看你接下來還能不能硬氣地起來!”

    說著,他閉上了眼睛。

    詛咒攻擊再現!

    由于貝洛克的持續發動,此刻林然腦海之中的恐懼之門已經被打開了。

    而邊永賢和門羅雖然不在“詛咒”的主要攻擊范圍之中,但他們也是感覺到渾身冰寒,好像體內有著陰風過境,透著說不出來的晦暗艱澀之感。

    他們兩個身上有不輕的傷,此刻即便想要幫忙,也是力有不逮。

    門羅咬著牙,抗衡著體內的陰寒感覺,說道:“奇怪,為什么我也受到詛咒?不是說,我們這種人,并非詛咒的攻擊群體么?”

    站在中間的孔比拉微笑著說道:“詛咒一族早就已經今非昔比了,如果不是某些桎梏還在,我們甚至可以占領全世界。”

    所有的族類都有野心,無一例外。

    而這種時候,以“維護和平與秩序”為使命的路易皇室,便會自然而然地稱為眾矢之的。

    在這星空之下,雖然還有一群人被稱為“秩序守護者”,但他們的所有行為,和路易皇室并不相同。

    聽了孔比拉的話,林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確實如此,你們倆多當心一些。”

    當時,在巴洛西洲,秦飛煙同樣也是受到了詛咒攻擊,不然她也不至于和林然突破最后一步,這丫頭當時是真切地體驗到了“冰與火之歌”的旋律是怎樣的動人。

    “你們真的該死。”邊永賢怒罵了一句。

    孔比拉說道:“所有的星辰,都是這一片星空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你也沒有資格這么罵我們。”

    說完,他看了看面色微微有些發白的貝洛克,隨后對旁邊的那個女人說道:“坎蒂絲,這里的詛咒交給我們兩個吧,貝洛克需要保持戰力。”

    對林然這種級數的強者進行詛咒,顯然會消耗巨大的精力和體力,貝洛克發動了這么一會兒,嘴唇都明顯有些白了。

    顯然,這世間的一切力量都會遵循守恒定律的,完全無敵的招式并不存在,越是厲害,弱點和副作用可能就越明顯。

    哪怕看似是無敵的詛咒攻擊,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強大的星眸一族,同樣如此,他們擁有超級強悍的戰斗力,但是卻會面臨不知何時便英年早逝的結局。

    在聽到孔比拉喊出“坎蒂絲”這個名字之后,林然的眉頭輕輕一皺,眼睛里似乎有著一抹看不出具體情緒的光芒閃過。

    隨后,這一抹復雜光芒,便被他極好的隱藏了起來。

    貝洛克顯然留了力,沒有對林然全力攻擊,否則的話,林然現在的腦子怕是早就已經不清醒了。

    看來,哪怕是這詛咒一族,也并不團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起碼,沖鋒的時候,得讓隊友沖在自己的前面。

    “好。”坎蒂絲輕輕地應了一聲,隨后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

    下一秒,林然便當即發出了一聲慘叫!

    他倒在了地上,面色已經變得煞白,嘴唇上都沒有了半點血色!

    “怎么會……為什么會這樣?”

    林然抱著頭,無比痛苦地在地上打著滾!

    似乎,哪怕已經有了心理防備,哪怕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可這一次再遇到詛咒一族,林然還是毫無辦法!

    邊永賢和門羅見狀,想要向前相助,可是這時候,孔比拉也隨之閉上了眼睛!

    轟!

    在孔比拉的眼皮閉上的那一刻,這兩人仿佛掉進了萬年冰窟窿里!

    哪怕邊永賢穿著足以擋住星辰攻擊的重鎧,此刻也擋不住這由內而外的無窮寒意!

    腦海之中,有著一股無限恐懼的氣息,開始冒出頭來,向著身體上下的每一個細胞迅速釋放!

    “什么鬼東西……”邊永賢頭疼欲裂,眼睛前面都滿是繞空旋轉的小星星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只感覺到無比眩暈,連站都站不穩,更遑論提起力量與敵人戰斗了!

    “詛咒一族,真是逆天。”

    門羅說完這一句話,便猛然一咬舌頭,他妄圖讓口腔之中彌漫著的血腥氣息,來刺激自己,保持清醒!

    然而,無濟于事!

    他們無論怎么做,都擋不住那帶著無限恐懼情緒的寒意!

    “真的太美妙了。”貝洛克撫掌大笑。

    他的眼睛里,滿是嘲諷地意味:“什么路易皇室的傳人,今天,必然死在我的刀下。”

    剛剛對林然釋放攻擊,使得他看起來明顯不如之前強勢,可是,在貝洛克看來,以現在林然的狀態,自己要殺他,便和屠雞宰狗沒有任何區別。

    于是,貝洛克便松開了林子衿,拎著一把刀,走到了林然的面前。

    可是,他才剛剛邁動兩步,忽然身形狠狠一滯!

    因為,剛剛還抱著頭在地上打滾的林然,忽然間站了起來,而他手中的圣光之刃,已經切開了貝洛克的脖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