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貝洛克完全沒想到,林然居然會暴起反殺!

    他艱難地抬起手來,捂住脖子上的傷口。

    可是,鮮血還在不斷地從指縫間涌出來。

    這刀傷雖然并不深,不是立即致命,但無疑已經宣告了兩人交戰的成敗結果了!

    貝洛克抬起另外一只手,指著前方的年輕男人,想要說什么,可是,此刻,由于氣管里已經涌進了陣陣涼意,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而此刻,孔比拉和坎蒂絲,仍舊緊緊閉著眼睛,在集中精力釋放著詛咒攻擊,似乎對貝洛克此刻的遭遇毫無所覺。

    林然伸出手來,按住了貝洛克的肩膀,隨后手腕一抖,金色的長刀直接刺進了對方的腹腔!

    轟!

    圣光洗禮發動!

    貝洛克只感覺到,上百道金色射線,已經把自己的源力池照亮了!

    千瘡百孔!

    巨大無邊的痛苦,已經將貝洛克徹底籠罩在內了!

    在那金色射線的灼燒之下,他的源力池,已經開始變得千瘡百孔了!

    “這……這不可能……”他嘴上說不出話,只能在心中說道。

    的確,貝洛克直到現在,都沒有想清楚真相到底是什么!

    明明前一秒林然正在詛咒的折磨之下承受著無邊的痛苦,可現在卻能像沒事人一樣出手來攻擊他!

    而且,這攻擊這么迅猛,宛若雷霆!

    難道說,對方已經強大到可以抗衡詛咒了嗎?

    這時候,林然的手腕,已經陡然一擰!

    金色的圣光之刃,立刻在對方的小腹位置攪出了一個血洞!

    鮮血汩汩流淌!

    無數的源力,混合著貝洛克的生命力,以及血肉碎末,從腹部的洞口之中狂泄而出!

    這一刻,貝洛克的雙膝重重跪地,身上充滿了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林然單手抓住了貝洛克的頭發,隨后,直接將圣光之刃抵在了對方正在出血的咽喉間!

    在他們交手的過程里,林子衿已經趁機撤到了林然的身后,心中那強烈的安全感,已經無以言表。

    而這時候,一直對門羅和邊永賢釋放精神攻擊的孔比拉,終于睜開了眼睛。

    眼前的景象,簡直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來到這里之前,孔比拉根本沒想過,居然會發生這樣的場面!他還以為己方會單方面碾壓!

    林然明明該遭受詛咒攻擊,應該連自己的身體都控制不好,怎么現在居然把長刀架在了貝洛克的脖子上?

    由于之前孔比拉在攻擊門羅和邊永賢,在這種狀態下,他幾乎對外界失去了感知。

    是的,在釋放詛咒攻擊的時候,能夠產生碾壓級的攻擊力,但這種攻擊的局限性是很大的,攻擊者幾乎完全處于不設防的狀態下,對外界的危險都一無所覺。

    所以,在以往,詛咒一族往往只是藏身于黑暗和遠處,極為隱蔽地發動攻擊,很少會在正面戰場上直接露面。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門羅才會說詛咒一族是“藏在幽暗角落里的老鼠”。

    孔比拉轉過臉去,看向了坎蒂絲,后者卻仍舊在釋放著詛咒,看起來對此刻所發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這到底是怎么了?”孔比拉的表情十分難看。

    在以往,詛咒一族可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故!

    林然微微一笑:“因為,你們的詛咒,對我來說,不管用了。”

    “救我!快點救我!”貝洛克歇斯底里的喊著,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只有拉風箱一樣呼哧呼哧的響聲。

    由于他的咽喉被割開,什么聲音都發不出來,能活著撐到現在,已經是靠著強悍的身體素質在續命了!

    這樣的人,即便是將他救下來了,和廢人也沒什么區別!

    孔比拉喊道:“該死,你快點放了他!不然,你要承受讓你后悔終身的后果!”

    “很抱歉,就像是之前你不答應我的放人要求一樣,此刻,我也得拒絕你了。”

    林然冷冷一笑,說著,握刀的右手驟然一拉!

    呲啦!

    鮮血從貝洛克的咽喉之中狂飆而出!

    他的身體狠狠一顫,目光頓時一滯!

    死亡已是撲面而來!

    然而,林然這一刀在切斷了貝洛克的頸椎之后,并未停下!

    他的手腕又是一用力!

    唰!

    貝洛克的腦袋,整個兒被圣光之刃切了下來!

    孔比拉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吼聲:“不!”

    然而,林然卻已經抓起了貝洛克的頭發,將他的腦袋高高提起!

    這個動作,無疑就是勝利宣言!

    “坎蒂絲,坎蒂絲!”

    孔比拉瘋狂吼道:“你這是在詛咒他嗎?他哪里像是受到詛咒的樣子?”

    而坎蒂絲似乎仍舊處于對外界毫無感知的狀態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根本沒聽見孔比拉的喊聲。

    孔比拉完全搞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畢竟,在他們的族史記載里,還從未有過詛咒失效的先例!

    可是,下一秒,林然便 林然便已經撲了過來!

    他手中的圣光之刃,已然爆發出了上百道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